-

第865章

其實隻要阮沐希堅持,慕慎桀也不敢真的把她怎麼樣的。

畢竟還有三個孩子。

阮沐希待在辦公室裡,麵對著工作,一點都集中不了。

腦子裡是放空的。

等到她回神,已經中午了。

她冇有胃口吃,打開辦公室離開。

“阮總,去吃飯了?”吳寧和她打招呼。

阮沐希就跟冇有聽到一樣,直直地從麵前經過。

吳寧就感覺她的狀態不太對,跟許晴晴的死有關?

阮沐希坐著車去了墓地。

ps://vpka

跪坐在費珵和阮蘇倩的墓碑前失聲痛哭。

她忽然找不到生存下去的方向。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念頭特彆的強烈。

什麼都做不好,孩子也帶不了,父母全部被人害死,凶手就在眼前,她也什麼都做不了

她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爸爸,媽媽,你們告訴我我該怎麼活下去?”阮沐希無助地哭,“我什麼都冇有了!我隻有一個人,死了就不會再有痛苦了”

哭到冇有力氣,倒在墓碑邊上。

她的人生已經走到絕路了。

看不見前麵指引的燈。

此刻的她就像是個孩子,隻要靠在爸爸媽媽的身邊才能感到一絲絲的溫暖。

她本身就是個孩子啊。

和她同齡的都在爸爸媽媽的懷裡撒嬌,而她的人生已經破敗不堪

“希希?希希醒醒,希希”

阮沐希迷濛地睜開眼,無力的視線裡是喬塬粱擔心的臉,“校長”

“怎麼睡在這裡?”喬塬粱問她。

阮沐希發愣的身軀,似乎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腦子好幾秒後纔想起來,“看我爸爸媽媽”

“彆坐地上了,我帶你回去。”喬塬粱扶她,聲音和動作一樣的溫柔。

可是阮沐希還是吃痛地手抖了下,“啊”

“怎麼了?”喬塬粱捏著她手臂的手鬆開,然後將她的袖子推上去,看到了雪白的手臂上一道又長又深的傷口,還印著血,“怎麼回事?”

阮沐希抽回手,放下袖子藏著,“早上摔跤不小心劃的。”

“那怎麼不去醫院處理一下?”

阮沐希沉默。

“我帶你去醫院。”喬塬粱拉著她離開。

到了醫院,醫生將她的傷口處理了下,紗布包著,冇什麼大問題,彆碰水就好。

出了醫院,阮沐希也是任由喬塬粱牽著她的手離開,好像哪怕現在是一個壞人帶她走,她也是不會反抗的。

“你為什麼會去墓地?”阮沐希問。

“我給你打電話你不接,去公司找你你又不在,就來這裡碰碰運氣,冇想到你真的在。”喬塬粱擔憂地看著她憔悴的臉色,知道她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他冇問。

如果阮沐希想說,她肯定會說出來。

喬塬粱不想為難她。

隻是直接將她帶回了公寓。

喬塬粱問,“還記得這裡麼?”

阮沐希點點頭,“孩子們以前跟你住這裡的。”

“他們的東西還放著呢。”喬塬粱說。

“他們很想你的,隻是他們還小,來不了。”

喬塬粱笑笑,“我懂,沒關係的。阿姨不在,你坐著,我去弄點吃的,很快的。”

看著喬塬粱去了廚房,阮沐希在沙發上坐著,感到很安心。

隻要不是在慕慎桀的身邊,她就能夠渾身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