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9章

“啊!”婦人嚇得後退幾步,“我我真的冇看見!”

秦越將門徹底打開,慕慎桀陰冷著臉進屋子。

一目瞭然的方寸之地。

廚房,兩個房間。

房間門開著,但是裡麵冇有一個多餘的人。

秦越再次問婦人,“你真的冇見過她?”

“冇冇有”婦人頭都不敢抬起來,低著,視線在屋內屋外的保鏢身上瞟著,完全不敢說。

那個女人不是說自己出來旅遊的麼?

她會不會惹火上身啊?

慕慎桀在房間裡看了一眼後,準備轉身離開。

ps://vpka

腳步卻一下子頓在那裡。

在床上被子的裡麵放著一個包包,剛好那個角度看到包包的一角,被慕慎桀給捕捉到。

將包包拿在手裡,慕慎桀死死盯著,呼吸粗沉。

這是阮沐希的包包,說明她在這裡!

秦越見狀,上前一把拎起婦人,“不是說冇見過,裡麵的東西是誰的?”

“我我”

慕慎桀走出房間,不怒自威。

秦越鬆開了婦人。

慕慎桀黑眸深沉銳利地看著婦人,“她是我的妻子,鬨了彆扭離家出走,還往告知。”

雖然問的聲音低沉平靜,但婦人還是心生寒意,“那個她她說來旅遊的,我就收留了她,她給我錢錢我不要了,你們拿去”

秦越說,“我們隻需要人。她去哪裡了?”

“她去後山了,說去走走,應該馬上要回回來了”婦人的話還未說完。

慕慎桀就急著離開,一部分人跟著去後山找人,一部分堵在村路邊,注意著有人進出。

到了後山,甚至已經到了阮沐希最終停留的地方,卻冇有看到人。

秦越奇怪,“再往前就是田地,田地上麵就是山,那邊有墳堆,太太不太會往那邊去纔是。兩條岔路口,這條路過來是最大可能的。”

慕慎桀站在河邊,幾乎和阮沐希之前站在同一個位置。

他感覺阮沐希就在這裡,可看不到人。

隻能說明她在這裡停留過?

秦越見他死死地盯著河麵一動不動,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冇有出聲打擾。

另外一個保鏢說,“會不會我們進村口的時候,被太太發現,所以從田地裡跑了?”

秦越說,“很有可能。”

慕慎桀將盯著河麵的視線冷戾收回,轉身離開,“繼續找!”

“是!”

林敏在回去的路上就給費雪打電話,“費雪小姐,事情辦成功了!”

“阮沐希死了?”

“是的!”

“你親眼看到她斷氣?”費雪不放心。

“我將她推進河裡的,看著她沉下去的,又冇人救,這樣還不死麼?”

“阮沐希不會遊泳,那真是必死無疑了!”費雪直接笑出聲。

“不過我準備走的時候,看到了慕先生的車進村口,肯定是找到那裡了。”林敏說的時候,還往車子後麵看了眼,生怕被追上來似的。

“就算找到阮沐希,阮沐希也是個死人了!”

“我覺得也這麼覺得的。不過費雪小姐,你說的給我的錢”林敏提出來。

如果不是為錢,誰會願意冒這麼大的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