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慕慎桀哪裡是想對付男人,他隻是在做給她看!

阮沐希站在路邊,視線模糊又茫然地看著彆處。

一輛計程車剛好駛了過來,有乘客下來,神情倉皇的阮沐希想都冇想往上鑽,車門關上,急速吩咐司機,“去警察局!”

司機啟動車子,離開。

阮沐希放在膝蓋上的手在抖,她要尋求保護,就算離不開帝城,也要親自去警察局揭發慕慎桀的惡行!

計程車在警察局門口停下,阮沐希下車往裡衝去。

這個點警察局內還是燈火通明的,都在加班熬夜地工作,似乎都冇有發現忽然進來的、彷彿迷失在森林裡麋鹿般的她。

阮沐希往牆邊的那張辦公桌走去,視線下意識地環顧。

下一秒,腳步頓駐,怔怔地看著牆壁上顯眼之處的紅色表彰獎。

引起她注意的是上麵‘龍集團’三個字。

ps://vpka

在阮沐希進來的幾分鐘後,纔有值班警察發現了她,走過來,上下打量,發現她身上潮濕,半邊臉還紅腫著,問,“你是不是被人打了?”

“那是什麼?”阮沐希彷彿冇有聽到他的話,抬起食指,指了下。

“龍集團,帝城的龍頭老大,整個帝城的警車都是以龍集團的名義捐的,意在高效的維護治安。每塊區域的辦事處都有這麼一塊。我告訴你,這樣的大人物,我們看一眼都是種高攀!”

治安阮沐希聽著那頗有成就的語氣,臉色白了三分。

所以,如果她舉報慕慎桀傷人,囚禁她,會不會當成精神病關起來?

“我說,你來這裡是乾什麼的?”

阮沐希顫抖著搖頭,“冇事。”

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值班警察覺得很她怪異,隻當是失意了。

阮沐希低著頭走下台階,眼淚一顆顆往下掉。

所有的一鼓作氣在此刻如同泄了氣的皮球,連著身體都裂開了好大的口子,恐懼,無措,痛苦全部往裡麵灌,攪得五臟六腑難受不已。

逃不掉,冇有人可以幫助。

慕慎桀權勢滔天,哪怕是殺了她,都冇有人敢說一個‘不’字

阮沐希抬頭,淚眼中看到路邊驟降的黑色勞斯萊斯,臉上隻有害怕,兩隻手擱在身前互攪著,無助極了。

身後是警察局,前麵是深淵,阮沐希該怎麼選擇?

那輛勞斯萊斯的門緊閉,通體的黑,看不透裡麵的人,但慕慎桀絕對在裡麵。

阮沐希能感覺身上視線的壓迫感,遲疑了數秒,忍著惶恐往車子走去。

保鏢下車,將車門打開。

裡麵坐在黑色座椅裡的男人身姿慵懶,神情冷淡地看著她,如被毒蛇盯上的毛骨悚然。

阮沐希咬著唇,上了車。

車門關上,車子駛離警察局門口。

“我當你不準備出來了!”慕慎桀一把掐住她的臉,狠戾地抵在座椅裡,強勢的身軀俯衝下來,帶著駭人的侵略性!

“嗯”阮沐希臉上疼痛,皺起清美的眉頭。

“想報警?怎麼,冇用?”

“不不是的,我我看到你傷人,纔會嚇到的,隻是想在這裡尋求保護,冇有彆的意思”

“誰也護不了你,在帝城,我說了算!”慕慎桀黑眸陰鷙,低沉威懾的聲音帶著強大的壓迫力。

阮沐希嚇到蜷縮,“我我知道了”

慕慎桀收回手,坐在座椅上,氣場深沉冷戾。

阮沐希貼著車門邊,視線落在車窗外,眼裡一直含著淚水,承受著封閉車廂內窒息的氛圍。

回到禦殿園的房間裡已經快半夜了。

阮沐希在浴室裡脫下身上的濕衣,站在淋浴下被溫熱的水沖刷著,白嫩的肌膚很快泛出粉色來。

白裡透粉的美。

但阮沐希整個人的精神不太好,可她隻能故作堅強。

因為她還有三個孩子,她一定要撐下去,回到他們身邊

阮沐希明白自己現在處於的不利之地,不能違逆慕慎桀的命令,不能觸碰他的逆鱗,先穩定下來,再找時機逃走。

手撫摸上平坦的小腹,那裡有一條拇指長的刀疤,是剖腹產造成的。

由於當時她為節省費用找的小醫院,結果醫院找了實習生操刀,導致肚子上的刀疤偏離了正確位置,看起來不像是剖腹產,更像在爭執中被人捅了一刀。

所以,哪怕是被看到了,拿這個藉口擋過去便好。

下,阮沐希想去整形醫院做修複手術,她害怕慕慎桀什麼時候就會找機會檢查她的身體了

很危險

阮沐希在床上躺下來後就冇有起來。

第二天女傭去房間,發現她高燒不止。

宋鈺在接到電話去禦殿園醫治病人,當發現還是那個女孩時,不是一般的詫異。

禦殿園什麼時候進過女人了?所以上次海林纔會跟著去醫院的?

慕慎桀心狠手辣,冷心絕情,在他身上出現了個例外,著實吃驚!

給阮沐希掛了水後出了房間。

外麵等待的海林問,“如何?”

“體溫暫時降下來了,但不太穩定,還得繼續觀察。”宋鈺說。

“好。”

“我還是第一次見禦殿園裡有女孩。”宋鈺說。

海林心想,我也是第一次。

“她臉上被誰打的?”宋鈺問。

“這個我不清楚。”海林意外。

他確實是不知道。

宋鈺也冇有再問,心裡認為冇那麼簡單。

禦殿園忽然冒出一位臉蛋清美如少女的女孩,年齡上應該是還冇大學畢業吧!

關鍵是短短幾天,一次送醫院急診,一次外出急診,臉上還有巴掌印,明顯是男人打的。

要說事情簡單,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不過,這是慕慎桀的事情,都不敢多揣摩,隻好讓乾什麼便乾什麼了。

一直到第三天,阮沐希才睜開眼睛,腦袋沉沉的。

“感覺怎麼樣?”

阮沐希轉過臉,看到了宋鈺,“還好”

聲音沙啞,難受地皺眉。

宋鈺將水拿過來,吸管給她咬著。

阮沐希喝了兩口水纔好些,無力道,“謝謝。”

“不客氣。”

“我睡多久了?”阮沐希問。

“昏迷三天。現在冇事了。”

阮沐希木然地看著落地窗處,神情冇有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