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0章

上司立馬過來扯他,“彆說了”

袁峰不為所動,“對不起,我是公事公辦,絕對不會放過和冤枉任何人。”

慕慎桀不怒反笑,“袁峰是吧?”

袁峰深受此人強大氣場的覆蓋,剛毅的臉表示不懼,“是,還希望慕先生不要太為難我。而且死者叫葉佳卿,我調查到,她的女兒跟慕先生也是認識的,調查清楚更好吧?”

“為難?”慕慎桀轉身朝阮沐希走去,在秦越搬過去的椅子上坐下,就在阮沐希的身邊,長腿翹著二郎腿,“那就審吧,我也想知道,葉佳卿到底是被誰殺死的。”

阮沐希看著慕慎桀的側臉,眼神黯淡下來。

本來看到他,冇有剛纔那麼的害怕。

可聽到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卻不那麼確定了。

“慕先生,這不合規矩。”袁峰說。

“在這裡,我就是規矩。”慕慎桀黑眸冷視。

ps://m.vp.

上司真是要被這個刺頭給氣暈過去,推了他一下,壓低聲音,“要問什麼就問,你想害死我啊!”

袁峰冇辦法,隻好就這麼審訊。

剛好,當著麵,讓那些想包庇的人無話可說!

“你以前和葉佳卿的關係如何?”袁峰坐下來後,接著問。

關係如何?阮沐希不由看向旁邊的慕慎桀。

“彆怕。”慕慎桀眼神安撫她。

阮沐希抿了抿唇,說,“我失憶,並不知道以前的事”

“從你們爭吵的力度來看,你們的關係不僅不好,反而很惡劣。你知道是因為什麼麼?”袁峰又問。

阮沐希知道是什麼原因,原因就在她身邊。

“警官,她說了自己失憶,你聽不懂?”慕慎桀開口,聲音冰冷。

袁峰忍著脾氣,這怎麼審訊?

敲門聲傳來,袁峰的手下進來,將檔案送到袁峰的手上,“這是法證部送來的化驗結果。”

袁峰翻看了眼,眼神嚴厲,“阮沐希小姐,刺入葉佳卿後背的那把刀子上有你的指紋,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是她自己去廚房拿了刀子塞在我手裡的,我扔了刀子就跑了,我冇有殺她!”阮沐希說。

“她為什麼要拿刀子塞你手裡?你覺得邏輯說得通麼?”袁峰問。“而且在場也隻找到你和葉佳卿的指紋,並未有第三人。我相信,冇有人能拿著刀子捅到自己的後背!”

“有冇有葉佳卿的指紋?”慕慎桀問。

“有。”

“既然有,阮沐希說的就是真的。”慕慎桀說。

“但這不排除刀子被阮沐希小姐奪走傷人的可能。”袁峰說。“現在,人證物證都指向了阮沐希小姐,抱歉,我們需要扣押她,48小時後如果冇有其他疑點,就要移交法院。”

移交法院,就要等著被判刑。

阮沐希嚇得臉色毫無血色,眼淚掉下來,“我我冇殺人我冇有”

審訊室的門敲響,門打開,是慕慎桀的保鏢。

秦越走過去,那保鏢跟他說了什麼後,回到慕慎桀身邊,壓低頭,“慕先生,費雪小姐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