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桃小說 >  盛唐憨婿 >   第749章:比試

-

“轟隆!”

“轟隆!”

兩支龐大的騎兵飛奔而來,為首的正是程處默和薛萬徹,兩人乾掉攔截敵軍後,丟下傷兵打掃戰場,相互救治,帶著還能戰的士兵匆匆趕來,邊跑邊吃些乾糧補充體力,不想停歇,生怕錯過大戰機會。

等趕到峽穀入口附近時,見羅章正和敵軍絞殺在一起,殺得如火如荼,慘烈無比,一時難分勝負,冇有援兵支援,恐怕兩敗俱傷。

“好膽!”

“真猛士也!”

程處默和薛萬徹由衷地讚歎道,彆人生怕自己隊伍打光,冇了兵權,羅章卻敢玩命,就連自己也衝上去絞殺,這份凶狠,果決、豁出一切的氣勢令人折服,可惜斬首失敗,被重兵纏住。

兩人交換個眼神,鄭重點頭。

都是兩個肩膀抗一個腦袋,羅章敢玩命,自己又有何不敢?

“我左你右,殺!”薛萬徹大喝一聲,帶兵衝殺上去。

程處默也不甘落後地吼道:”好,咱們比比,看誰殺的多。“”怕你不成?“”駕!“

兩支大軍打馬加速,飛奔而去,如兩支巨大的利箭刺入敵群,銳不可當,直殺的吐蕃軍人仰馬翻,節節後退。

程處默殺得興起,忍不住長嘯一聲,縱馬衝到羅章附近後喊道:”羅章,你行不行?不行就退後一旁歇著去,看我殺敵。“”比比,看誰殺的多?“羅章霸氣十足地應道,手上馬槊閃電般出手,連連斬殺,放倒幾人,朝人多的地方衝去。”哈哈哈,好氣魄!“程處默欣賞地大笑道,也不甘落後,衝殺上去。

兩人很快並肩而殺,兩把馬槊如神龍翻江倒海,似猛虎左撲右咬,無人能擋,一路斬殺過去,留下一條屍體鋪就的血路。

將士們見主將凶悍,個個也如打了雞血,嗷嗷叫著跟殺上來。

兵是將的膽!

將是兵的魂!

這一刻,將士用命,士氣如虹。

吐蕃軍扛不住了,冇了兵力優勢,加上主力大軍撤離導致士氣低落,紛紛後退,主將烏達心中一慌,迅速做出調整,命令大軍後撤向峽穀。

峽穀入口不大,兵力一集中,就將入口徹底封鎖,堵死。

烏達讓槍兵擋在前麵,試圖憑藉長矛擋住騎兵衝撞,後麵安排大批弓箭手掩護,其他人擺在最後麵,作出一副拚命架勢。

槍兵集中一處,陣勢頓時厚實許多,鐵矛如林,密密麻麻,如刺蝟一般,騎兵衝上去就是找死。

漢州軍停止追殺,停下觀望。

羅章策馬來到陣前,觀察片刻後鬱悶的不行,強攻不是不行,但代價太大,看向陸續趕來的程處默和薛萬徹,問道:”薛將軍,您殺敵經驗豐富,如此情況該如何破解?“

….薛萬徹看著前方不語,臉色凝重。

程處默直言說道:”唯有強攻了,我來吧!“”什麼情況,怎麼不打了?“一個聲音傳來,是房遺愛帶兵趕到。

羅章忽然靈光一現,問道:”房將軍,你的重甲騎兵呢?“”在後麵,怎麼了?“房遺愛反問道,目光落在前方峽穀入口那厚實的槍兵陣勢,頓時兩眼一亮,興奮地說道:”還得是我中軍來,諸位,承認了。“

說完,房遺愛朝身後大吼道:”段瓘,重甲騎兵準備。“”遵令!“一個雄壯漢子高聲應道。”段瓘,段玄誌家老二?“薛萬徹好奇地問道。”正是,秦州一戰,段老二帶兵來投,入了我中軍,憑藉軍功晉升為重甲騎兵團團長,論勇猛,也就比我差一點。“房遺愛得瑟起來。”就你?老夫可不服!“薛萬徹不滿地說道,堂堂萬人敵,有自己的驕傲。”薛將軍,您老啦!“房遺愛一點麵子都不給。”臭小子,來來來,你我大戰三百回合。“薛萬徹一萬個不服。”派你,來就來!“房遺愛混不吝的性格上來了。

羅章哭笑不得,這兩人還真是——耿直!

眼看兩人要先打一架,羅章趕緊說道:”兩位,不如衝陣,看誰殺的多。“”有理,可敢一比?“薛萬徹挑戰道。”有何不敢?輸了請喝酒。“房遺愛說著打馬上前,一邊大吼道:”重甲騎兵,準備好冇?“

重甲騎兵可不是說動就能動,需要先披重甲,得同伴幫忙,然後給馬披甲,再扶上馬,這個過程需要點時間。

段瓘被人推上戰馬,坐定,接過兵器應道:”重甲騎兵準備就緒!“”準備好了就過來!“房遺愛催促道。

重甲騎兵一個個緩緩上前,列陣。

一股強大的壓迫感油然而生,讓人生畏。

段瓘在戰陣最前麵,拉下麵罩,馬槊朝天一舉,旋即往前指去,韁繩一抖,戰馬通靈,朝前而去,將士們紛紛催馬向前,拔出彎刀。

雪亮的彎刀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冰寒,銳利!

戰馬漸漸加速,奔跑起來,如一輛輛鋼鐵怪獸朝前碾壓而去。

速度越來越快,帶著摧枯拉朽的氣勢。

戰甲皚皚,戰刀烈烈,馬蹄聲轟鳴,每一次落下都如踩在人心,讓人膽寒。”碾壓——“

段瓘一馬當先,仰天怒吼,宛如戰神附體。”轟!“

段瓘縱馬衝上去,絲毫不顧密集鐵矛擋在前,鐵矛用的是木柄,哪裡擋得住戰馬全力衝撞,紛紛斷裂,卡察作響。

下一刻,戰馬狠狠撞入人群。”啊——“

無數人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身體倒飛出去,砸倒一大片。

但戰馬繼續往前,將落馬之人活活踩死,犁庭掃穴般撞出一條血路。”噹噹噹!“”刺啦!“

吐蕃刀盾兵奮力砍殺,但隻能在堅韌的鎧甲上留下一道道火星,並不能傷人和戰馬分毫,反而被重甲騎兵彎刀撕開血肉,斬殺倒下。”哈哈哈,衝殺!“房遺愛跟著重甲騎兵衝上去,興奮地大吼。

薛萬徹不甘示弱地跟上來,馬槊連連出手,將擋在前麵的人挑殺,一邊計數,很快衝到房遺愛身邊問道:”老夫斬殺三十八人,你呢?“”老將軍可以啊,但還是比我慢些,三十九人。“”最後這個不算,打平而已,再來,殺——“薛萬徹大吼一聲,虎目圓瞪,朝前衝殺而去,虎威不減當年。”老將軍休得使詐,搶先,我來也——“

房遺愛怪叫一聲,趕緊衝殺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