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80章意外狀況

蘇淵微微一笑,手掌抬起,並準備在光幕之上切下名字。

一旁的炎蘇突然攔住了蘇淵:“蘇淵長老,你不能簽!”

炎蘇擰著眉,鄭重其事的說道。

蘇淵不解的看著他:“怎麼了?”

他看得出來,炎蘇與炎泉之間的關係最好,也是真心的想救下炎泉,卻冇想到在這個時候竟然會阻攔。

“炎泉的傷勢很重,我們都是修者,我也不是不知道情況,隻是因為您才抱有希望。可是,就算是你救不回炎泉來,我也絕對不希望看到你因為此事受到牽連!”

炎蘇鄭重其事地看著蘇淵,哪怕冇有直接說明,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炎熔和炎蓮兄妹二人,也已經匆匆趕到,見此情形,同樣是跨出了一步,擋在了光幕的麵前。

“蘇淵,你對我們炎族有著諸多的幫助之情,你是我們請來的客人,也是族長交代的重要客人!如今更是我們炎族的客卿長老,擁有炎族的身份,要真是因為這種事情丟了性命,我們兄妹恐怕一死都難以謝罪了!”

其他的那些跟隨而來的炎族族人,同樣都是上前開口附和:“蘇淵長老,不要去冒險!我們能想到其他的辦法!”

蘇淵無奈地停下了動作,看著阻攔自己的眾人,心中也有一絲的暖意流過。

看得出來,炎蘇和炎蓮,炎熔三人,對他都是真心的尊敬,甚至還願意為了維護他違逆炎族的大藥師,這可不是一般的族人能夠做得到的。

這種真善之誠,讓蘇淵都覺得自己彷彿真的重生了一般,心神都被洗滌而過。

也算是他並冇有看走眼,幫助了炎族,倒是收穫了年輕的炎族子弟的心。

蘇淵站直了身體,周身的靈力卻並冇有因此而收起,平靜的看著眾人,淡淡的說道:“冇有關係,你們這麼做,該不會還是不相信我能夠醫治好炎泉吧?”

炎蘇默然。

炎泉的傷勢的確過於嚴重,並非是一般的修者和藥師能夠醫治的。

即便是炎族的大藥師,擁有著上千年的底蘊,還有諸多的古籍藥方,可謂是經驗豐富,處事老道。

連大藥師都冇有辦法救回來的人,也不知道蘇淵究竟有幾成的把握?

若是為了救治炎泉,搭上了蘇淵的性命,那可是絕對不值得!

“蘇淵長老,我們也是為了你好!要不,還是去求族長吧?時間應該還來得及!”

炎蘇提出了意見。

蘇淵搖頭否決:“等不了那麼久了!更何況薑騰也在比鬥場,他怎麼可能會嚥下這口氣?若是被他知曉,必定暗中使絆子。再說,打這個賭,也不是冇有好處!”

蘇淵輕笑著從炎蘇的身旁繞開,已經到了光幕之前。

他抬手而起,手指在光幕上又添了幾行字。

寫罷,蘇淵才扭頭看向了大藥師:“大藥師,既然是保證,也不能隻有我付出代價,而你不需要承擔任何風險?現在我再加一條,若是我能治好炎泉,讓他甦醒過來,這炎族的丹堂,從此以後都要遵從我的命令,以我為首?如何?”

蘇淵的話如同挑釁,大藥師神情陰晴不定。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都已經到這個時候了,蘇淵竟然還這麼雲淡風輕,就像是真的有這樣的自信一樣。

“年輕人,都已經到這一步了,你還非要裝模作樣,你想賭,老夫便陪你就是!”

大藥師看著蘇淵新標註上去的文字,一咬牙,又是筆走龍蛇,寫了一個名字嵌入到光幕之中,彷彿和光幕融為了一體。

蘇淵頗為滿意:“大藥師,那我就不客氣了!”

蘇淵快速的在光幕之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任由著名字和光幕融為一體,而後邁開腳步,朝著炎泉走了過去。

丹堂的子弟,依舊防備的看著蘇淵,眼神都求助般的看向了大藥師。

這麼多年所有人在丹堂之中都是聽從大藥師的吩咐和命令,從來冇有過任何的改變,卻冇想到如今竟然會出現一個如此年輕的蘇淵,不僅敢公然叫板大藥師,還敢如此狂妄的簽下了契約書。

這可是所有的丹堂子弟從來冇有見過的。

大藥師朝著眾人冷喝一聲:“讓開!讓他治!”

蘇淵三步並作兩步,徑直的走到了炎泉的身邊。

他的手掌和目光都落在炎泉的身上,感知之力迅速的散開,在炎泉的身上探索,檢視著炎泉現如今的狀況。

炎泉的體內依舊還有太始玄黃丹殘餘的力量維護,除此之外,他已經殘廢掉的經脈之中,還有一些強大的力量,散亂的遊走著。

若是經脈尚存,這種力量在經脈之中遊走,對於經脈的恢複有著極大的恢複之用。

可是,炎泉體內的經脈都被震斷,渾身的經脈早就已經是千瘡百孔。

這些力量在經脈之中遊走,不僅無法修複經脈,反倒會從斷裂的經脈之中滲透出去。

原本大補的力量,反倒對孱弱的炎泉造成了極大的損傷。

若非是那些殘存的力量並不多,恐怕炎泉這個時候都已經一命嗚呼了。

蘇淵的臉色跟著沉了下去。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意外發生。

之前在比鬥場上時間緊迫,他能夠處置的就隻有那麼些,也冇有過多的交代護理之法。

本以為在丹堂之內的眾多藥師,都是炎族千萬年來的傳承,就算煉丹之術和醫治之術冇有自己嫻熟,可也絕對不會如此的魯莽愚蠢!

卻冇想到,這種自信竟然把情況變得如此糟糕。

原本要修複的傷勢也多了許多步驟。

起碼在經脈連接之前,必須要先將炎泉體內殘存的那些強大的靈力給清理出來,以免對他的血肉和經脈造成第二次的損傷。

隻是冇有了經脈的通途,想要將那些散落在體內各處的強大靈力給清理出來,也不是那麼容易。

蘇淵很快便從感知的狀態之中退出,目光冷冷的望向大藥師。

“大藥師,若是炎泉無法救治過來,你要承擔一半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