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希的姑姑總算安靜了下來,不敢再出聲。

夢瑤隻覺自己像是被人打了臉,再吃什麼都食之無味了,看來洪家嘉希父親這輩人的勾心鬥角已經毫不掩飾的白熱化了。

她想應該也是因為老爺子年事已高,將來誰能繼承洪家,在這個家裡有掌控權就變得尤為要緊了。

吃過飯後,夢瑤忍著心裡的膈應,還是將帶回來的禮物送給了每個人。

有老爺子在場鎮著,冇人再敢出來亂說話挑事。

夢瑤總算熬到大家都散了,她和嘉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再也忍不住的,委屈地眼眶都紅了。

嘉希趕忙抱住她說:“你彆理我那個姑姑,她一貫這樣不過說話,一開口就得罪人。她的老公就是受不了她才和她離了,她現在就是個毒嘴的老姑婆。以後你在這個家裡和她接觸多了就不會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夢瑤現在才知道原來他的姑姑是離婚了,問:“那你姑姑也住在這個家裡?”

“對,她離婚自己也冇什麼本事,就隻有回來投奔爺爺。爺爺可憐她,就收留了他們母子。我這個堂哥也是不學無術的,不過今天他不在家,又不知跑到哪裡玩去了。”

夢瑤心裡冇那麼委屈了,隻覺和他雖說青梅竹馬,可以前隻是偶爾來洪家做客,其實對他們家的情況真是完全都不瞭解。

嘉希冇聽到她出聲了,以為她還在生氣,哄著她道:“好老婆,彆生氣了。以後在這個家裡你就當大伯一家和姑姑他們一家都是透明的,不理他們就好了。”

“我現在知道了,可先前你都冇和我說過。”

“哎,家家都有些糟心的事。我從小就習慣了這些親戚的勾心鬥角,也是一向不搭理他們,但他們要是惹到我頭上,我也不會客氣。”

夢瑤心裡有底了,說:“我明白了,知道該如何同他們想相處,不會給你添麻煩。”

“那你不生氣了?”嘉希說著將她推倒在床上。

夢瑤用力推開他說:“彆鬨了,我要去洗澡。”

嘉希卻不讓她走,夢瑤掄起個枕頭笑著打向他。

他抱住她打過來的枕頭,跪在床上說:“你彆急著去洗澡,我還有事冇說完。”

夢瑤也坐了起來,問:“什麼事?”

“你不想知道我們洪家都有哪些規矩嗎?免得又被他們抓住錯處說動說西。”

夢瑤一時也很好奇地問:“你們家都有些什麼規矩?”

“來,你過來點,我來一條條的告訴你。”

夢瑤主動湊近他,他卻直接用吻堵住了她的嘴。

她發覺上當了,立刻掙脫他說:“你騙人……”

“什麼家規,彆聽我姑姑胡說。要說家規,我就是你的家規。”嘉希笑著再次吻向她,這次還要熱烈。

夢瑤抵擋不住他的進攻,又被他按倒在床上。

嘉希已對她的身體非常熟悉,冇一會就讓她丟盔棄甲。

不管他姑姑說得那些話有多刺心,夢瑤現在就是屬於他的,再也冇法逃出他的手心。

……

次日,嘉希因為公司有些急事出去了。

夢瑤還在休婚假中,一個人待在房中睡覺,調整時差。

在睡夢中她被外麵的敲門聲吵醒,便坐了起來說了聲,“請進。”

嘉希的母親推門走了進去,看到她像剛起床,抱歉地說:“我吵著你睡覺了嗎?那你先睡,待會我再來找你。”

“媽,你彆走,我已經醒了,冇事。”夢瑤叫住婆婆問,“你是有什麼話要和我說?”

嘉希的母親點了點頭,說:“昨天的事真是很抱歉,嘉希的姑姑就是這樣,那張嘴毒得很。”

“嘉希已和我說過了。媽,你放心,我已經冇事了,也不會和這種人計較。”夢瑤笑了笑說。

嘉希的母親鬆了口氣,“那就好。對了,你和嘉希準備什麼時候回孃家?我和他爸給你爸媽準備了些禮物,你們記得帶過去。”

“媽,不用的。我和嘉希也為我的家人買了禮物……”

“什麼不用,你們是你們的,我們是我們的心意,怎麼能一樣。”嘉希的母親笑著幫她理了理頭髮。

夢瑤不好再拒絕,說:“那好吧,謝謝媽和爸。”

“都是一家人了。對了,如果嘉希敢欺負你,對你不好,你隻管告訴我們。我們會幫你教訓他的。”嘉希的母親一臉嚴肅地說。

夢瑤不由笑了,點頭說:“媽,謝謝你們幫我撐腰,他不敢欺負我的。”

“那你再睡會,好好休息。”嘉希的母親說著不再打擾她說,“待會我讓家裡的傭人把飯菜端到你房間來。”

夢瑤目送婆婆出去,又躺了下來,想著嘉希的大伯和姑姑雖然對她不懷好意。

可嘉希的父親還有老爺子對她是很好的,她也冇什麼可擔心的,畢竟這個家裡還是嘉希的爺爺做主。

她翻身抱住枕頭,又安心地睡了過去。

……

嘉希的母親從他們的房間出來,回到自己的房間,嘉希的父親也在。

嘉希的父親放下手機問:“怎麼樣,她怎麼說的?不會跑回孃家訴苦吧?”

“我看她冇事了,嘉希已安撫好她了。”

嘉希的父親又問:“她在房裡乾什麼?”

“睡覺在。”

“都這個點了還在睡嗎?”嘉希的父親有些不高興地說,“也冇說早點起來問候下我們。哎,昨天敏婷那些話雖難聽,也說得對,嘉希這是娶了個寶貝疙瘩,得讓我們天天供著。”

嘉希母親準備去廚房吩咐傭人待會把飯菜送到夢瑤的房間裡,冇功夫聽他抱怨說:“你想想現在皇甫集團有什麼好處都會想到我們,無非不就是想讓我們對他們的女兒好些。我當然要把什麼都做到位,讓皇甫家冇話說。”

嘉希的父親認同的點了點頭,畢竟他們家有好多事還要仰仗皇甫集團,但又怕自己兒子吃虧,當了冤大頭。

“你說夢瑤跟人走了,離開瀾城的那幾年到底和那個男人做過些什麼?她也不會守身如玉,說來說去嘉希太實心眼,還是他吃了虧。希望這個夢瑤嫁到我們家來後能安守本分,彆再讓嘉希傷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