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對於江幽來說並不難,因為林湛現在已經被她迷的毫無清醒理智可言了。

第二天晚上八點,江幽拿著那張卡,順利進入了那個隻有京都的頂級富豪才能買得起的小區。

她站在奢靡華貴的入戶大廳,這裡的公寓全都是直接電梯入戶的大平層。

江幽的心跳動的厲害,這低調奢華的一切,都讓她瘋狂著迷。

好似她生來就該在這種地方,生來就該擁有這紙醉金迷的一切。

手機又響了起來,她看一眼號碼,心底就盈滿了甜蜜。

“學長……”

“過來了?”

“嗯,剛到樓下。”

“你和林湛的事兒解決了嗎?”

“我會解決的。”

“你打算怎麼解決?我和他畢竟是同學,從前還是哥們兒,鬨太僵了也不好。”

“你放心,我會處理妥當的,林湛這種無腦渣男,最好解決了。”

“行,上來吧。”

趙厲崢掛了電話,將這一段音頻也發給了林湛。

江幽走出電梯,直接就到了公寓玄關處。

她深吸一口氣,伸手推開了室內入戶門。

房間隻開了一盞很暗的落地燈。

隱約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

江幽的心跳的那樣快,她輕輕喚了一聲:“學長,是你嗎?”

那坐著的男人,彷彿輕笑了一聲。

江幽隻覺得心臟猛地一顫,她停了腳步,試探著又喊了一聲:“趙學長……是你嗎?彆嚇我好不好,我害怕……”

“啪!”

燈光驟然亮起。

江幽下意識抬手擋了下眼,但卻也在這個瞬間看清楚了。

那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根本不是趙厲崢,而是林湛。

林湛的臉色鐵青,他手裡攥著一隻手機。

那手機裡外放的語音,正是剛纔她和趙厲崢通話時說的那些。

江幽隻感覺全身的鮮血彷彿驟然被抽離乾淨。

脊背上那一層一層的汗突兀的湧出,幾乎濕透她的衣衫。

對於年少桀驁的男生來說,追求不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兒,雖然會讓他覺得挫敗。

但這卻並不是天塌地陷一樣的大事。

而被自己喜歡仰慕的女生這樣羞辱看輕,纔會讓他陷入一種惱羞成怒不可自拔的暴戾情緒之中。

更何況,王文語那一係列的事情發生。

還有自己父母的態度以及他如今生活上的窘迫,都會讓他陷入一種思維怪圈。

人慣會被自己所感動。

在林湛的潛意識裡,自己淪落到今日,多多少少都和江幽有關。

江幽可以不喜歡他,拒絕他。

但怎麼能這樣看輕他,羞辱他。

一個男人忽然意識到自己不過是一塊跳板。

自己喜歡的女人,覺得高不可攀的女神,其實卻是自己身邊出身優渥的公子哥兒的舔狗。

這讓林湛根本無法接受。

江幽下意識的轉身就要跑。

可剛跑出去兩步,江幽的頭髮就被林湛狠狠拽住了。

“林湛,你鬆手,聽我解釋……”

江幽被扯的頭皮生疼,她趕忙攥住林湛的手,想要辯解。

但林湛根本不聽。

其實江幽並不怎麼瞭解林湛。

他看起來嘻嘻哈哈的冇個正形,好像很好相處似的。

但其實他脾氣很不好,也就王文語這種性子軟萌的女生,才能包容他這麼久。看書溂

“你有什麼好解釋的?你他嗎想藉著老子來接近趙厲崢,你還真是異想天開啊。”

林湛笑的冷諷:“你也不看看你是什麼出身,趙厲崢人家是什麼出身?江幽,你看不上我,吊著我,原來想的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啊。”

林湛說著,拽著她的頭髮將她推到了地上:“老子為了你,幾乎眾叛親離,連我爸媽都不要我了,王文語還流掉了我們一個孩子……”

“這關我什麼事?要變心的人是你,要喜歡我的人是你,傷害王文語的也是你,從始至終我做了什麼?我一直都在對你說,我不喜歡你,我不喜歡你,是你執意糾纏我的……”

“不喜歡我?我糾纏你?那你妹妹會幾次三番給我打電話?你在我麵前時不時的裝可憐?那天晚上出門前,你親我是什麼意思?我去你的出租屋找你的時候,你拒絕過嗎?我給你錢的時候,你拒絕了嗎?”

林湛笑的越來越諷刺,最初他是真的不願意相信。

他甚至都在心裡卑微的祈求了,隻要江幽不來這個公寓,隻要她不出現在這裡。

他會當做那些錄音全都是假的,他仍會像從前那樣喜歡她,對她好。

但江幽出現了,她甚至迫不及待的對趙厲崢表態。

將他林湛的一顆真心和臉麵都踩在了腳底下使勁的踐踏。

而他也終於清醒了,她根本不是什麼堅強自強不息,冰清玉潔的聖女。

她也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全世界最勇敢最美好最讓人心疼的好姑娘。

她根本就是個女表子,是個不折不扣的女表子。

林湛摁著江幽的手臂,將她的衣服撕開時,江幽終於還是懼怕的尖叫起來。

“林湛……你要乾什麼,你放開我,你敢碰我,你敢,我會報警的,我會告你,我會往死裡告你……”

“你不就是想留著自己的貞cao賣個好價錢嗎?”

林湛根本不為所動,他真是瞎了眼,真是失心瘋了。

他竟然會為了這樣一個女人,傷害了王文語那樣的好姑娘。

這還真就是他的報應,他林湛的報應。

“怎麼?還做夢呢?還做夢想要把厲崢釣到手呢?”

林湛用她的襯衫將她的手腕死死綁了起來。

江幽眼底終究還是瀰漫了大片大片的絕望。

她的眼淚奪眶,拚命的哀求,“林湛,我求求你,你放了我,我保證,我保證我離開京都,我不會再出現在你們的麵前……”

“有這麼害怕嗎?江幽,就憑你的心機和手段,修補修補不又是一個貞潔烈女了?照樣會有男人願意給你買單的不是。”

林湛將她翻過去,不想看到她這張讓他愛之入骨也恨之入骨的臉。

他如今什麼都冇了,那他總要從江幽的身上得到一些什麼吧。

得到了,也就不惦記了。

不知過了多久,江幽的嗓子都嘶啞的發不出半點聲音了。a

林湛站起身,將衣服扔在她的身上。

“又乾又瘦,還真是索然無味。”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明珠的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