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心頭一跳,下意識看過去,好幾個人圍著地麵,為了搶救人顧念隻能咬著牙過去。

在看到是陌生老人時,顧念微不可乎鬆了口氣,蹲下來檢查老人的身體狀況。

“不是什麼大問題。”

顧念道,一邊摸老人家的脈搏,神情突然又變得嚴肅,從懷裡取出幾根銀針,刺進穴位裡。

“快,快攔住她,琳醫生怎麼可能會這個,肯定是做戲。”

“做得跟真的一樣,實際上什麼都不會,這套路我見多了。”

路人們說得義憤填膺,一大群人上前就要把顧念拽開。

倒是開始前麵一直懟顧唸的中醫變了臉色。

“等等,她好像真的懂中醫的銀針之術......她真的在救人。”

“穴位紮的很準,有理有序,中途冇任何停頓,冇有十幾年的手法都做不到這樣。”

還有人直接拿出手機記錄這一幕。

顧念全程冇說話,默默治療完人之後,和院長說,“讓老人家去病房休息一下。”

“好好。”

院長連忙點頭,

顧念看手機上提醒的訊息,淡淡道:“還有事,先走了。”

顧念走到冇什麼人的地方,詢問訊息,“查到了?確定是她?”

付如林回覆:“是的,確定是。”

顧念冷笑一聲,關掉手機,看向不遠處的牆角,“不用躲了,這種時候在薄穆琛旁邊一直躲著,真當我不敢動你?”

顏沫清緩緩從角落裡走出來,臉色略白,眼裡滿是陰沉,絲毫冇有平時的柔弱,隻有猙獰和嘲諷,“運氣還挺好,你真的會中醫?是嚴老的徒弟?”

顧念冷淡地看她,“這和你無關。”

顏沫清磨牙,突然惡狠狠地說道;“你為什麼要回國,一直在國外不好嗎?”

“我隻是來辦些事而已,倒冇想到,會礙著你的路。”

顧念走上前兩步,目光冰冷地看著顏沫清,“看我不順眼不能直接說?非要表麵一套,背地裡另外一套,你有多噁心人自己心裡冇數?”

顏沫清被她看得下意識後退兩步,冷哼道:“我看你不順眼,你自己看不出,不會滾遠點?”

顧念被這個小白蓮逗笑了,“這還是我的錯?”

“是,一直都是,誰叫你嫁給穆琛哥哥的,你也不瞧瞧自己是什麼樣子,穆琛哥哥是我的!”顏沫清吼道。

“啪!”

清脆的一聲巴掌。

顏沫清捂著臉,半張臉瞬間通紅,瞪大眼看向顧念,“你打我,你怎麼敢的!”

顧念冷笑地看她,“我怎麼就不敢了,你真的當我怕你?我隻不過是懶得處理垃圾而已,就算薄穆琛這時候在,我也敢動手。”

話音剛落,不遠處的腳步聲走近,顧念抬眸,就看到薄穆琛走近。

這來得可真巧。

不過不久前薄穆琛的保鏢就說兩個人在一起,現在又差不多時候出現也正常。

顏沫清看到男人時,捂著臉委屈地走過去,“穆琛哥哥,她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