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此時竟然有些愧疚,“老爺子對不起,冇有跟你說過這些事情。”

“你這是好事,不說也沒關係,說了我更替你高興。”

薄老爺子驕傲地舉起一堆證明書,“你們這些大家族有誰能做這麼多,整整上百個福利院和養老院呢,全部都是念念造的。”

旁邊也有家族的家主附和:“我當初也注意到了,還以為是哪個不知名的富豪做善心,冇想到,竟然是顧念。”

大家還在消化這件事。

蘇子墨這時候也淡淡開口,“這些並不是今年開始做的,也不是去年開始做的,而是很早之前,顧念就已經開始默默建立了,這些年規模變得越來越大而已,我說這些話,冇有幫誰的意思,隻是站在客觀的角度。

而且我相信,顧念以後依舊也會幫助更多的人。

說實在的,薄穆琛做代表,我不會同意,但是,如果是顧念做代表,我冇有任何意見。

她對華夏的好,是用心的,印在無數人心中,單單是那一個紅魔病毒。

如果冇有她,我們將麵臨更大的挑戰。”

有投票權的群眾紛紛附和點頭。

而華夏的高層,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最後,其中一個高層,也就是當初來過薄穆琛病房外的中年男人,徐徐開口。

“因為顧念冇有在名單人選上,所以很遺憾,她無法作為候選人入選。

不過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們可以期待,他們一定會把票投給值得投的人。”

顧念也說:“我今天帶這些證明過來,也隻是證明我配得上穆琛,而且,我值得他愛。

我照他說著,看了兩個觀點,隨即又看到大家同時。我也想跟我的丈夫在加分,希望大家多多支援。”

蘇子墨淡笑了一聲:“顧念,你這讓我怎麼說呢?

幫了你一把,你還拉票。”

顧念看的很明白,“你說是幫我,實際上,隻不過是給自己一次表現的機會,給大家好印象。”

畢竟,顧唸對華夏的貢獻都是實實在在的,肯定可以給薄穆琛加好感度。

蘇子墨嘖了一聲。

確實如此。

華夏的高層不免也多看了顧念幾眼。

後麵蘇子墨再精彩的演講,都冇有打動群眾的內心,大家最後都決定把票給了薄穆琛。

大家都清楚,其實群眾的票,本來是想給顧唸的。

不能給她,當然是給顧念。

出來的時候,關蝶氣得不行,咬牙看顧念:“顧念,你今天搞這麼大的事兒,就想看我出醜,對不對?”

顧念淡淡地看她,“要我出手,你還不配。”

關家家主臉色冷冷的掃了眼自己的女兒,“丟人的東西。”

因為這關蝶指責完顧念後,大家看關蝶,就像看一個鬨事者一樣。

關蝶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觀點,根本冇有想到父親會指責自己,但她也不敢跟父親說,隻能跺跺腳,跟著父親後麵離開。

顧念正打算去醫院,這時,陳澤匆匆打電話過來。

“夫人,總裁醒了!”

顧唸的眼睛頓時就亮了。

他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