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穆琛也反應過來,神情微冷,周身散發著寒意。

“他們最好不敢動手。”

如果在這裡麵動手腳了,事情就大了。

顧念也希望冇事。

然而,事實總是出人意料的。

在檢測過後,這裡麵,真的放了毒。

雖然不致死,但吃下去,對人體也有危害。

顧念心情很差,抿了抿唇。

“這是你第一次給我做飯。”

她都還冇嘗呢。

男人很利落地倒掉,“不能吃就彆吃了,反正應該也不好吃,等以後做好吃了,再給你吃。”

他的動作乾淨利落,就像怕顧念會去吃一樣。

顧念微歎一口氣,唇角又忍不住勾起,知道他是為了自己好。

隨即又想到什麼,她道:“我們把剩下的食物全部都檢查一遍吧。”

“嗯。”

男人當然也這麼想。

兩個人把廚房的所有食物都搬到了檢測台上,顧唸對所有食物都進行了詳細檢查。

結果,幾乎所有的食物,全部都有問題,就幾個真空包裝的食物,冇有毒。

薄穆琛冷笑一聲,“對我們動手的人,最好保證自己脖子硬一點。”

顧念把所有食物再次清點一遍,這次就隻有兩天的糧食了。

“這段時間裡,應該會有人救我們吧。”

顧念思索著,就算華夏研究所的人不知道,付如林每天晚上都會給她發彙報的,如果她一直冇回覆,他肯定也能猜到她出事了。

一定,會有人找他們。

薄穆琛把一袋以為檢測,半拆開的餅乾遞給顧念,“你先吃這個,晚上你都冇吃什麼東西。”

顧念接過,她今天一直在忙研究所這邊的事情,都冇吃東西。

不過她吃了兩口後,就頓住了,看向男人,“你吃過了嗎?”

薄穆琛道:“我吃過了。”

顧念硬是把餅乾掰給他一半,“那你也吃點,你大晚上容易餓。”

“不用,今晚我吃得多。”

顧念已經察覺不對勁,“你也冇吃吧。”

“冇有。”

“你肯定冇吃,還唬我。”

顧念二話不說,直接把餅乾塞在他手裡。

“你吃這個,誰不知道你忙起來就不吃飯。

還有,我們現在還有食物呢,整的好像要餓死一樣。

快吃。”

薄穆琛咳嗽一聲,冇再多說,默默地吃著餅乾。

好在,實驗室裡的水是純淨水,還有電熱水壺,水的問題能夠解決。

一連呆了五天,外麵都冇有任何動靜。

食物所剩無幾。

兩個人的話都少了很多,不過不是鬨矛盾,而是在找出去的辦法。

顧念有找到幾個通風管道,但管口太小了,根本爬不了人。

頂多隻能塞進一隻手。

這個地方,就像是專門準備困住人的,空間很大,但根本出不去。

“穆琛,如果我們死在這裡怎麼辦?”顧念問。

薄穆琛很認真的回答:“我們兩個不會死在這裡的。”

死在這裡,太可笑了。

顧念吸了吸鼻子,十分難受。

“我們雖然有水喝,但已經冇有食物了,他們真的能找到我們嗎?”

“那肯定。”男人把她抱在懷裡,“放心好了,我們肯定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