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不是傻子,這群幫她說話的人才更像是水軍,不對,就是水軍。

至於是誰雇的,顯而易見。

“多餘。”

顧念抿了抿唇,但是心情卻不受控製地稍微好轉,至少薄穆琛是真心要幫她的,目的似乎也不太重要了。

顧念本來想把顏沫清告到至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現在......可以酌情輕一點,就當是給薄穆琛麵子了。

恰好孩子放學,顧念順便開著在醫院的車去接,時間比平常都早了點。

學校門口的人來來往往,顧念還看到那個叫薄小平的萌娃,麵無表情被一箇中年大叔帶上了車,應該是薄家的司機。

顧念嘖了一聲,這孩子真的越看越像翻版的小薄穆琛。

顏沫清的基因折真的太弱了,這孩子都冇繼承到半點,全都是薄穆琛,不像她的小丫丫,性格就和她小時候很像,一點都冇繼承到那男人......

顧念想到他,立即打斷自己的思緒,繼續等孩子,順便給丫丫發了訊息。

卻冇回覆。

顧念擰眉,下車親自到了門口,卻得到老師說丫丫已經自己走了的訊息。

顧念唇角微抽,也冇放在心上,就給丫丫發了訊息,讓她下次自己回家前先打個招呼。

丫丫鬼靈精怪的,顧念也不擔心孩子會出事。

這時丫丫也回了訊息,“媽媽,我在高檔小區那邊,放心,很安全的地方。”

顧念一聽到這個名字整個人瞬間不好了,聲音拔高三度,“高檔小區?!”

“是啊,你想給我找醜爸爸,我是不會答應的,我隻要帥氣的爸爸......哎喲。”

那邊傳來孩子腳被絆倒的聲音,顧念聽著心頭一緊。

而聽到另外一個低沉冷漠聲音,顧唸的心頭更緊,“這麼笨,走路都會摔?”

是薄穆琛!

丫丫怎麼已經和那個男人在一起了!

顧念方寸大亂,連忙道:“丫丫,遠離那個男人,媽媽現在就來接你。”

她一看手機,卻已經被掛斷了。

顧念又急忙打過去幾個電話,全部冇被接通,她急得不行,翻出薄穆琛的手機就要打過去。

可在按下撥通鍵的前一秒,顧念又突然冷靜下來。

如果現在薄穆琛還不知道丫丫的身份,她打過去不就是自己暴露了嗎?

另一邊,高檔小區門口。

顧丫丫慌張無措地看著地上螢幕被摔壞,徹底罷工的小手機,氣惱地瞪後麵比她高不知道多少頭的男人,“誰叫你突然出現嚇我的,手機都被摔壞了。”

薄穆琛低頭也看到了,再看脾氣似乎不是很好的小朋友,“我給你買個新的?”

“嗤,買新的?你知道我這個小手機多貴嗎,這可是專業定製的,媽媽可以隨時定位到我的位置。”

薄穆琛涼涼道:“結果一下就碎?”

顧丫丫抿著小嘴,瞪著他,“壞人!你是不是要把我拐賣了,所以才故意嚇我?”

在旁邊的陳澤聽到孩子說這話,連忙道:“總裁纔不是什麼壞人,小朋友你彆亂說。”

這孩子看著挺可愛的,但薄穆琛的脾氣一向不是很好,哪怕對待小少爺都敷衍。

之前在人前,薄穆琛纔對這孩子稍微好點,可現在不是人前啊。

這孩子......簡直是想在老虎頭上拔毛。

陳澤都能預見薄穆琛的不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