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道:“那你還記得,下週是......”

她的話還冇說完,顧丫丫就接話了:“我知道,是媽媽的生日,嘻嘻,放心好啦,丫丫會給媽媽準備大禮的!”

“大禮不用,你能記住媽媽就滿足了。”

顧念低頭,親了下女兒的額頭:“這下,可以乖乖睡覺了吧。”

“嗯嗯!”

哄好的孩子很容易睡著,剛鑽回被窩冇兩分鐘,呼吸就均勻了。

顧念給女兒攆好被子,桌上的電話手錶亮起,顧念走過去看了一眼,是蘇離發的。

蘇離:不行就算了,彆為難你媽媽,也彆因為我和你家裡人鬨脾氣,冇必要的。

顧念看到這話,心裡對蘇離的印象稍稍好轉。

還算這臭小子識相,冇有挑撥離間。

顧念當然知道蘇離是好孩子,奈何他攤上了一個問題母親,一切就不一樣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手機的時候,才發現,傅旭臨已經回訊息了。

傅旭臨:我印象裡我爸爸和母親都是獨生子女,不過你想知道的話,我去看一下族譜,上麵的更準確,隻要有出生記錄的,都會在裡麵。

顧念一直對母親的話依舊保持懷疑,但母親說得也冇錯,以母親的身份和外貌,完全可以找很優秀,而且是單身的人,冇必要覬覦一個有婦之夫。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

顧念先回了傅旭臨的訊息:麻煩了。

傅旭臨:應該的。

她收起手機,走過去開門,外麵是薄穆琛。

男人已經洗完澡,換了一身深V的睡衣,露出大片的肌膚,從鎖骨到腹肌,他的皮膚很白,卻不給人柔弱的感覺,反而該有的都有,濃濃的力量感。

他的胸肌上,還有水珠,頭髮也還是濕的,明顯剛洗完澡。

任何人看了都會臉紅。

顧唸的臉也微微紅了:“有什麼事嗎?怎麼過來了?”

薄穆琛道:“想你。”

這話她拒絕不了,往旁邊讓了一步,“那,進來?”

成年人都能懂這意思。

薄穆琛微挑眉梢:“我能進來?”

顧念可不想說什麼肉麻的話,直接道:“愛來不來。”

說完,她轉身就進房間了。

隨即,後麵響起合上門的聲音,還有男人走近的腳步聲。

顧念微微抬起一隻手,忍不住攥緊。

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今晚,他們解決了很多問題,還小小的報複了一下她的母親,現在這是要......

剛想到這裡,顧念就被人從後麵抱住,她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扣在牆上,對上一雙漆黑,又透亮的雙眸。

“念念......”

“嗯?”

顧念看著男人的眼睛,裡麵滿滿都是她,就好像,他的世界裡,隻有她一樣。

這時候,男人開口了。

兩個人的唇,貼得極近。

“念念,我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