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禮很快開始。

浪漫的花束從天而降,顧清雅滿臉幸福,得意地看了眼坐在角落裡的顧念,滿是不屑。

嫁過薄穆琛又如何,剛纔薄穆琛幫忙說話又如何,這麼多年,連個像樣的婚禮都冇有,拿什麼和她比?

螢幕上播放著各種浪漫的畫麵,充斥著年輕人的幸福和喜悅。

高慶一表人才,絲毫冇有剛纔在人前的窘迫,兩人在司儀的祝福下交換戒指。

眾人表情各異,但看到這麼盛大的婚禮,還是會聯想到浪漫兩個字的。

就在這時,大螢幕突然一黑,緊接著一段令人遐想的喘息聲響起,大量不堪入目的畫麵。

視頻裡的女主角是個陌生人,但男主角很清晰,就是今天的新郎,高慶!

“阿慶,人家不想你結婚嘛,顧清雅有什麼好的,又喜歡裝又嬌氣。”矯揉造作的聲音,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當時的氛圍有多曖昧。

“乖,等我和她結婚,找機會拿到顧家財產後,就和她離了,跟你在一起。”高慶露出了大半張臉,臉又紅又深情款款,說的話也很堅定。

場上的人,看到視頻紛紛傻眼了。

這可是個驚天大瓜。

高家和顧家聯姻的真正目的,竟然是想吞併顧家......

雖然這是人之常情,但在眾目睽睽之下讓所有人知道,這就很尷尬了。

顧家人的表情瞬間都變得很難看,顧清雅委屈地看向高慶,“阿慶,在你眼裡,我竟然是......”

高慶這時候根本冇有管她,臉色瞬間變得慌張,立即道:“誰亂放的視頻,快刪掉,處理掉!”

現場亂作一團,高家的人想控製大螢幕,但螢幕上的內容完全不受控製,哪怕把操作電腦關機,螢幕畫麵還在繼續。

女人嬌嗔道:“慶哥,孩子還不穩呢,我可不想我們的孩子出事。”

“放心,我肯定會小心的,這可是我高慶的孩子,等到時候,我會接到身邊養。”

顧父瞬間就站了起來,氣得手抖,“你,你竟然在外麵有女人,連孩子都有了,還想圖謀顧家的財產!”

薄家長輩想幫忙都說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顧清雅早就淚流滿麵,“高慶,你明明說了,我是你第一個喜歡的女人,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高慶現在彆提多慌了,哪有之前半點溫潤男人的模樣,“這肯定是有人陷害我,是算計我的,你們可彆信。”

話這麼說,但看他的神情,傻子都能知道,視頻是真的。

顧父怒不可遏,“婚禮取消,我顧家雖然比高家差一點,但也不可能眼巴巴把女兒送上去糟蹋!”

他上前直接拉著傷心欲絕的顧清雅,就直接離開了大廳。

“親家,再冷靜一點。”薄家人還想緩和一下,但顧家人根本不想理。

出軌,謀算顧家財產,甚至在外麵都已經有了孩子,顧家人是傻了纔會接受。

顧家和高家的婚禮,今天註定舉行不下去。

本來是過來牙酸的眾人,都冇想到會吃到這麼大的瓜。

嘖嘖,這豪門的秘辛一直不少,高家今天可真倒黴啊。

“快查,到底是誰敢算計我!”高慶紅著眼怒道。

宴會上亂作一團。

顧念看今天的戲差不多了,至少她的目的達成。

高家怎麼樣她不管,但顧家想憑藉高家更上一層樓,想都彆想。

顧念走到不起眼的角落,把U盤拔下,不經意地放在口袋裡。

轉身離去時,恰好看到高家的保鏢過來,正在搜查附近的人,高慶也正在查人。

她想也不想,轉身故作鎮定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