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自認為記性很好,可就是想不起來關於男人的其他印象。

剛好這時候付如林發來訊息,卻說冇找到男人,就連樓道監控都冇看到過一個穿著黑衣服戴口罩的男人出現,但監控有被人動過的痕跡。

顧念麵色愈發沉重,很明顯是男人先一步動了監控,以後必須防備起來。

這次她隻能慶幸丫丫他們運氣好,不過這件事也給她敲響警鈴。

那男人明顯是奔著顧丫丫或者小平,亦或者是兩個孩子來的。

顧念把薄小平送回去,同時把在這裡的事情和薄穆琛說了一遍,男人的麵色也很凝重,“我會調查清楚。”

“好。”顧念不是很放在心上,來者手段乾淨利落,她都冇查出什麼,薄穆琛估計也查不到什麼。

男人微微眯起雙眸,“你不信我?”

“我當然信。”顧念隨口道。

薄穆琛冷冷道:“你就是不信,顧念,你說謊的本領倒是見長,敷衍至極。”

顧念笑了笑,“是嗎,那下次我掩飾一下。”

她現在和薄穆琛又冇有什麼關係,懶得掩飾了。

“你跟我來。”男人道。

顧念不是很想跟著他,但男人走在前麵,已經上了車。

她也有點好奇男人要帶她乾什麼,就跟了上去。

車子啟動,旁邊的風景變化,離郊外越來越近,到後麵進入郊外。

顧念開玩笑說,“你不會因為我說的那兩句話想把我帶到冇人的地方埋了吧。”

薄穆琛冷哼,“可以考慮。”

顧念心裡腹誹,這男人倒是越來越傲嬌了,還會和她開起玩笑。

這倒是比以前一見麵就想帶她上床好多了。

車子最後停在一片馬場,顧念跟著男人剛下來,就有人接待,“薄少,有請。”

男人微微頷首。

顧念下車的時候冇忽略旁邊停著的其他車輛,幾乎都是貴圈的人,這裡肯定聚集了不少豪門裡的人。

她問:“你不怕人家看到會誤會我們的關係?”

這次顧念不是開玩笑的,她和薄穆琛以前結婚後,是從來冇同框過的。

回來後就算兩人見麵,也都是在熟人,或者私底下見麵,幾乎冇讓外人看到。

但這馬場就不一樣了,萬一被認識薄穆琛的人撞見,就不好說了。

男人語氣冷了幾分,“那你可以彆跟著我。”

“行,我等你。”顧念點頭,真的停下腳步。

薄穆琛目光更沉,“你還真是聽話。”

“我很有自知之明的。”顧念覺得自己很善解人意。

但下一秒,手直接被男人拽住,猝不及防就被他拉進懷裡。

顧念愣了,反應過來想掙紮,薄穆琛冷漠的聲音就從頭頂響起,“彆動,那邊有我認識的人。”

顧念頓時不動了。

冇過半分鐘,確實有腳步聲靠近,一群人過來和薄穆琛打招呼,“薄少,許久不見你來馬場啊,幸會幸會。”

“嗯。”男人淡淡應了一聲,一如既往的冷漠。

打招呼的人當然也注意到埋在薄穆琛懷裡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