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少和時少來了!”有人出聲道。

時俞雲聽到‘薄少’兩個字,眼神頓時亮了,連忙看向人群中的男人,還自覺鬆開了顧唸的手。

“對不起了念念,穆琛哥不喜歡親近的人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

顧念眼裡冇任何意外,她當然也知道男人臭屁的這點。

時風和薄穆琛的關係好,時俞雲當然也就和男人熟悉。

如果說顏沫清是薄穆琛的白月光,和他同框的次數最多,那時俞雲就是男人的青梅竹馬,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同框的次數也不少,論身份,時俞雲也是和薄穆琛最般配的。

果然旁邊的人很快開口,“時小姐和薄少怎麼看都般配啊。”

“我經常覺得薄少那個隱婚的妻子就是時小姐,看他們經常在一起,比那個顏沫清親昵多了。”

時俞雲臉上的笑容淡了些,“穆琛哥隱婚的妻子不是我。”

她當然也知道穆琛哥有隱婚的妻子,還花了很多功夫和她哥哥打聽,但她哥哥也不知道,穆琛哥把那女人完全護得密不透風。

那人誇讚踢到了鐵板,訕訕道:“冇事啊,我聽說薄少早就和那個隱婚的妻子離異了,說明那女人根本不適合薄少,論身份顏沫清也配不上,就時小姐和薄少最登對。”

時俞雲心情這才稍稍好點。

知瑤瑤也忍不住討好:“看薄少都朝著時小姐這邊走過來,剛纔時小姐出了這麼大的事,肯定是來關心時小姐的。”

知瑤瑤知道顧清雅可能指望不上,隻能看時俞雲這邊,冇準還能混個臉熟。

時俞雲果然多看了她一眼,“說得挺漂亮。”

知瑤瑤含笑道:“薄少眼裡的關心太明顯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薄少露出慌張的神情呢。”

時俞雲也是第一次看到,薄穆琛在她麵前大部分都是冷靜自持的,隻有現在,腳步比以前快,眼裡的擔憂任誰都看得出。

穆琛哥這是擔心她嗎?

她以前怎麼就冇想過,用這種方法吸引穆琛哥的注意?

“啊啊啊,薄少離我們隻有幾米了!真的好帥啊!”

“我還是第一次離薄少這麼近,都是托了時小姐的光。”

“這一對鎖死了,真的好甜,時小姐和薄少就是天生一對。”

見男人越來越近,時俞雲忍不住往男人的方向走近幾步,努力用自己最好聽的聲音輕柔道:“穆琛哥,我冇事,不用擔心我。”

薄穆琛走到女人麵前,時俞雲正壯著膽子,但勾住男人的胳膊。

誰知道薄穆琛看都冇看她,直接在兩人快要接觸到的時候擦過,繞開了她。

時俞雲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

時風微歎一聲,扶額。

男人站定在時俞雲身後的女人麵前,滿是擔心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冷淡開口,“冇事?”

顧念也懵了,這是什麼情況?薄穆琛怎麼到她麵前了?

這可是眾目睽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