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看到男人發的訊息,就下意識心頭一緊,怕他看出破綻。

是的,她不認為薄穆琛對她有想法,更怕的是,男人就是看出馬甲,所以纔對作為Max的她另眼相待。

好在男人隻是問她現在在哪裡。

顧念徹底鬆了口氣,看來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她回了一句‘還在忙,回頭說’。

男人冇再回覆,顧念也不介意,放下手機閉眼休息。

在醫院休養了兩天,顧念身上的傷才恢複一些能回家,但也隻能穿長袖的衣服。

顧氏裡關於她和顧父的謠言還在繼續,顧父比她還怕她去公司,顧念光明正大地在家呆著,什麼都不用擔心。

周悅來找過她一次,是聊薄穆琛的。

顧念本來想說不要提這個話題,周悅興沖沖道:“你肯定不知道吧,薄穆琛和Max上熱搜了!”

顧念唇角一抽,“薄穆琛和Max不是早就同框了。”

在那些記者拍到她和薄穆琛同框的時候,就當機立斷髮布到了網上,還有人說她和薄穆琛有cp感,標題就是‘公主抱滿滿粉紅泡泡’。

硬捧的曖昧標題,實際上她滿身是血,怎麼看都是男子救人心切。

周悅眨巴著眼,“這可不一樣哦,是薄穆琛今天接受采訪,有記者大膽說他蹭了Max的熱度,給自己刷存在感,畢竟Max在國際上名氣這麼大。”

“但這麼說薄穆琛,是想滾出京都吧,不對,是想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吧。”

顧念還是挺瞭解這個男人了,論好麵子,薄穆琛絕對能排得上第一,哪怕他平時不怎麼說出來,但暗地裡都在計較的,也可以稱之為自傲。

周悅哈哈大笑,“我就猜你會這麼說,不是這樣哦,他和那個記者說,‘你說得對,我就是蹭Max的熱度,也很榮幸蹭到她的熱度’。”

顧念挑了下眉,確實有點驚訝,“這答案是想討好官方吧,薄穆琛什麼時候變成這樣會討好官方了?”

也就在乎外在形象的公眾人物,纔會捧其他人這麼說話,薄穆琛這樣的也需要?男人什麼時候混得那麼卑微了。

周悅道:“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啊,薄穆琛就算當眾做得再過分,我們小老百姓也不會說一句,但他這次真的很出乎意料,而且說這話的時候,那眼神,真的太寵了啊!”

顧念:“......有視頻嗎?”

寵?她完全想象不到男人寵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他連給顏沫清買包包的時候都是麵無表情的。

周悅立即把那段視頻給她看,顧念看到男人平白直敘地說出這話,再看周悅犯花癡的臉,“唉,平時薄少都老凶了,要是他這麼對我說話,或者說的話裡有我,我絕對分分鐘愛上他。”

“你想多了。”顧念頗為無語,這男人平時明明就是這樣的,所謂的不同都是周悅腦補出來的。

周悅哼了一聲,“你這個大直女當然不懂,等你談戀愛你就知道那種微妙的不一樣了,要我說,薄少絕對暗戀Max,不然這種事的熱度根本炒不起來。”

顧念淡淡道:“他應該就是給薄氏做宣傳,你看,他就簡單一句話,就上了熱搜,和Max掛上勾,又帶了一點點粉色,紛紛吸引你們這群人的注意力。”

周悅想回懟她,但又無言以對,隻能拉著顧丫丫在旁邊玩過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