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子林唇角瞬間僵硬。

眾人的表情也凝固起來,反應過來後,紛紛不可思議地看向顧念。

蘇家老醫師最先誇獎顧念,“不愧是嚴老的徒弟,不讓人失望啊。”

隨即又看向時俞雲,“時家大小姐也是有天分的人,隻不過藥理基礎有些差,但對藥物的理解很透徹,比子林還聰慧一些。”

選擇題幾乎都是藥理基礎,後麵需要筆述的藥理題。

簡單來說,前麵時俞雲隨便寫的,後麵都是抄顧唸的。

竟然......

時俞雲的表情也變得頗為微妙,忍不住道:“真的是這樣?!顧念比蘇子林還厲害?”

那她開始選擇抄顧唸的還選對了?!

這話說得太明顯,不過時俞雲身為時家大小姐,說話也不需要很遮掩。

蘇子林麵上的難看又多了幾分,忍不住看向老醫師,“老師,這次考試我是有哪些不好嗎?”

老醫師搖頭,“你冇什麼不好的,正常發揮,每一題都答得很不錯。”

“那顧念她......”

一提到顧念,老醫師唇角微微揚起,“她啊,好幾個藥材的藥理在書上記載都冇那麼詳細,但她標註得每一個都很細節,明顯是經常接觸實戰的見解,這是你們青年一輩誰都無法超越的,基礎題也全部答對,很少見到這麼紮實的青年了,不愧是嚴老的徒弟,不錯啊不錯。”

他說著又看向蘇子林,“你可得趁這個機會,和顧念好好學習學習。”

“自然自然。”蘇子林臉上的表情彆提多難看了。

有些小家族看到這幕忍不住咳嗽兩聲,“蘇子林也不差吧,老醫師,你一直誇顧念,是不是過於偏頗,而且你還是蘇家藥堂的。”

老醫師一頓,“這中醫研討大會,就是為了交流而來,需要分哪家?你看子林會介意?”

“當然不會。”蘇子林含笑道,目光卻意味深長地看了眼顧念,眸底帶著深深的不甘。

時俞雲悄悄拉了下顧念,“我突然覺得蘇子林有點虛偽哎,他這眼神也太藏不住了,老醫師是心胸開闊,他好像就是敷衍。”

顧念淡定道:“年輕氣盛,老醫師應該也是怕他飄,所以纔會這麼誇我。”

“我也這麼覺得,老醫師平時可護著蘇子林了,看蘇子林都有些飄了......”

突然,時俞雲想起考試時嫌棄顧唸的事情,猛地咳嗽兩聲,“當然,我知道你考試肯定是憑著自己的實力,之前的話我收回,你很厲害。”

甚至可能比蘇子林還厲害。

時俞雲想到自己之前說的話,臉色越來越燙。

顧念十分淡定,完全不在意,“你彆給我戴高帽了,我也怕飄。”

“哼哼,你知道就好,你就是一次藥理考試比蘇子林厲害,他在中醫界的貢獻,可比你大多了。”時俞雲低聲道。

在人群中心,因為不少人好奇顧唸的試卷答案,老醫師就乾脆把試卷拿了出來,給眾人看閱。

本來以為老醫師是誇張,結果看到後,覺得老醫師是低調了,這寫得滿滿噹噹的藥理,還全部都是精華,就連他們這些老一輩,都很難在短時間內,不查資料的情況下寫出這麼多,還如此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