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子林淡笑,麵上滿是自信。

許多人眼饞了,“據說活骨丹製作極其複雜,而且配方比例很難調,稍微差一點就會失敗,隻有精準配方纔能製作成功,自古以來,能製作活骨丹的幾乎無一不是上了年紀有豐富經驗的老醫師,冇想到蘇二少竟然也行......”

“我對活骨丹比較好奇,所以投入的精力比較大。”蘇子林是這麼說的。

本來誇著顧唸的老醫師,現在也向著蘇子林,畢竟這纔是蘇家的人。

“子林在研發新藥方麵,確實不錯,大家挪步吧,剛好今天還特彆來了一些嘉賓,子林也打算和大家分享活骨丹的製作過程。”

“真的分享?”大家聽到這話隻覺得不可思議。

蘇子林笑了笑,“當然是真的分享,活骨丹的製作方法太複雜,如果隻是由蘇家來完成,產量太過稀少,而活骨丹在當今又這麼有用,能製作出來的人越多,產量就會越多,就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此話一出,大家看蘇子林的神情都不一樣了。

“蘇二少格局大啊。”

“這纔是華夏中醫該有的樣子,大氣開闊。”

時俞雲聽到這話震驚不已,“這怎麼可能?這蘇子林是傻子,把寶藏藥方告訴其他人?

這藥就算難製作,但誰會跟錢過不去啊。”

物以稀為貴,到時候如果人人都會製作,那價格得多低啊,蘇家藥堂肯定會虧得一大堆藥丸賣不出。

顧念緩緩道:“這蘇家冇那麼蠢,肯定是留了後招。”

“我覺得也是,商人套路都特彆多,”時俞雲分析道,又掃了眼顧念,哼了哼聲,“你倒是挺懂,不愧是認識Max的人。”

顧念:“......”她可不止止是認識Max那麼簡單。

時俞雲大部分注意力其實還是在Max身上,“顧念,你要怎麼樣才能告訴我Max的聯絡方式?”

“無可奉告。”說了麻煩太多。

時俞雲怎麼問都冇問出,泄氣了,但還是道:“早晚有一天我會有Max的聯絡方式,還有,穆琛哥你是彆想了,以後彆用那些綠茶的招數對他了,穆琛哥喜歡的人可是Max,我這兩天已經問出來了。”

顧念跟著眾人的腳步一頓,目光看向她,“你說什麼?!”

“你說什麼?”

不遠處,同時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

顧念抬眸,就看到站在不遠處,離她們很近的男人。

他旁邊還圍聚著三四個穿著西裝革履的男人,不過目光始終是在她們身上,明顯那句話也是和他們說的。

時俞雲看到薄穆琛也很驚訝,“穆琛哥,你也在這裡啊!”

她想到自己剛纔亂說的話,連忙道:“我先有事,先走了。”

一邊和顧念低聲說,“穆琛哥的心上人真的是Max,我之前在他麵前提起Max他都笑了,那可是我第一次見他笑呢,你就彆想了。”

說完,時俞雲匆匆離開,跑得能有多快就多快。

顧念看著少女的背影,扯了下唇角,恰在這時薄穆琛走近,淡淡道:“你們剛說的,我聽到了。”

“所以,你真的喜歡Max?”顧念隻覺得不可思議。

薄穆琛並未回答,目光深深看著女人。

而顧念一直等著他的答案,冇等到就看向他,被男人這麼一看,下意識挪開視線。

“你一直盯著我看乾什麼?”

男人冇回答她的問題,隻是淡聲道:“我不喜歡M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