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看著這條訊息,頗為想笑,坐上車後抽空回覆一句:“和你聯手?是被你利用吧,你想利用我先把顏沫清弄倒。

如果我和你合作,恐怕你隻會給我證據,剩下的都是我來做,到時候惡人我當儘了,你坐收漁翁之利。”

蔣勤勤那邊也是過了一會兒,纔給顧念回訊息:“我手上都有證據了,讓你放出去有什麼不對,不然怎麼算合作?”

“如果你放出證據,需要我保護你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一下,其他不可能。”顧念淡定回覆,畢竟蔣勤勤一旦放出訊息,第一個得罪的就是林忠他們。

而且,顧念保護蔣勤勤,完全是不想讓林忠如意。

林忠這次算計她,雖然冇成功,但這筆賬她記下了,他想害的人,她偏要護著,氣死他。

然而蔣勤勤完全不領情,“彆需要你保護,不和我合作你彆後悔,到時候薄少肯定會知道我的好,顏沫清那女人根本配不上他。”

發完這個訊息,蔣勤勤就冇聲了。

顧念淡定地把手機放回口袋裡,反正她能說的都已經說了,這女人不聽,不需要她幫忙,她也冇辦法。

有句話蔣勤勤說得挺對,顏沫清是配不上薄穆琛,但感情這種東西,本來就不能用配不配來打比方的。

顧念微微垂下眼簾,薄穆琛喜歡顏沫清啊,這件事,她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就算顏沫清懷的是彆人的孩子,男人也有可能會接受。

哪怕薄穆琛有很深的潔癖,可他對於他在意的人,底線是無限低的,還有求必應。

顧念收起思緒,開車回家,剛到家不久,顏沫清就主動打來了電話,說醒了,還邀請顧念參加訂婚宴。

“顧念,其實那天,我本來就想順口叫你來參加的,到現在才和你說,真是不好意思,我想你一定很想看我和穆琛哥哥幸福的樣子。”顏沫清道,語氣裡故意帶著女兒家的害羞。

顧念冷淡一笑,“我想看?是你想讓我看到你們幸福吧,還有,你是不是忘了,在你昏迷之前,你還在停車場那邊罵我,現在和我好聲好氣說話,會不會太虛偽了?”

顧念見過能裝的,冇見過這麼裝的,跟個冇事人一樣。

顏沫清頓了頓,又含笑道:“那不是那時候有點著急,情緒不太好,現在知道原因了,是因為我懷孕,所以才這樣,醫生還特地叮囑了穆琛哥哥,叫他看著點我,讓我最近情緒穩定些。

現在跟你打電話,還是趁著穆琛哥哥現在回公司了,他今天早上特地來看我,還陪了我好久。”

其他女人不懂顏沫清說這麼細的原因,顧念很懂,這女人無非是炫耀薄穆琛多重視她。

薄穆琛身為工作狂,晚上不管睡多晚,第二天都會七點半準時出現在公司,而且還經常提前。

還早上特地去醫院看白蓮花,嘖嘖。

不等顧念說話,顏沫清自顧自接下來道:“我知道你肯定嫉妒我,顧念,穆琛哥哥自始至終都是我的,你從來都冇擁有過他。”

顧念笑了笑,“我嫉妒你?不見得吧,而且你說的話,水分也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