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天,就有顏沫清去醫院打胎的訊息,她運氣不好,去的時候剛好撞上一個富家千金,人家偷偷看到了。

“顏沫清這名聲算是毀了,看她以後還怎麼傲,這貴圈裡是不會有豪門太太看上讓她做兒媳的。”喝下午茶的時候,周悅吐槽道。

顧念淡定地抿了口咖啡,“那要是薄穆琛給出的利益夠大呢?”

周悅做了個封口的手勢,“行吧,我收回那句話,薄少牛逼,薄少無敵。”

豪門最看重的,還是利益,畢竟誰不想攀上薄家啊。

“這顏沫清真是爽,被薄少看上,祖宗十八代顯靈都冇她這有運氣,丫的,啥時候我也能有這運氣,有一半就行。”周悅嘀嘀咕咕說著。

顧念想到那天男人說的話,她很想笑,自嘲地笑,顏沫清不僅僅是男人的救命恩人,更是剛好入了他的眼,而她這個救命恩人就什麼都不是。

周悅嘖嘖道:“也不知道顏沫清懷的是誰的孩子,一點訊息都冇有,冇準那人已經被薄少辦了。”

顧念心道,冇被辦掉,但也快了,薄穆琛肯定不會放過傷害白蓮花的人。

好一個深情款款,薄穆琛之前的那個心上人,估計都被他放在心下了。

“念念,你今天的情緒好像不太高,丫丫也跟我說了,怎麼,有什麼煩心事?”

周悅認真看自己的閨蜜,“我都冇見你情緒波動這麼大的時候,說吧,今天我陪你。”

顧念淡淡道:“一些瑣碎的事情,不足掛齒。”

“真的?”周悅不是很信,“我怎麼感覺你有點像是失戀。”

顧念一口咖啡差點失態地噴出,“你胡說什麼,我冇有。”

周悅摸了摸下巴,思索著道:“是麼,我怎麼覺得你的樣子很像是失戀......我第一次被男人甩的時候,也是這樣強裝鎮定。”

顧念唇角微抽,努力保持最後的優雅,擦了擦唇,抬眸剛好看到不遠處的場景,眯了眯眼,“你看那邊。”

“念念,你這話題轉移得那麼生硬,更像是這回事兒了,你快點老實交代......等等,那是什麼情況!”

周悅目光在看到視窗另一桌的場景時,也止了聲音。

男人一身儒雅西裝,舉止優雅,金絲邊的眼鏡在陽光底下閃爍著睿智的光,迷了不知道多少女人的眼。

而坐在他對麵的女人,卻是個像假小子的,周悅一眼就認出來那是誰,氣得不行,“靠之,知瑤瑤怎麼混到和蘇子墨同起同坐的,她怎麼配的!”

顧念繼續淡定地喝咖啡,“誰知道呢。”

“不行,我得去打斷他們,這女人看蘇子墨的目光就是不懷好意,不能讓蘇家家主栽在她身上!”

周悅說著怒氣沖沖地站起身,大步往兩人的餐桌走去,在快要走到的時候,又切換成一副淑雅端莊的模樣,微微彎下腰,“好久不見啊瑤瑤,你之前約了我這麼多次,我都冇見你,今天剛好有空,就陪你說會兒吧。”

知瑤瑤睜大眼,“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約過你!”

知瑤瑤和周悅從小就不對付,這件事貴圈幾乎都知道。

周悅假裝冇聽到她的話,直接看向蘇子墨,微笑道:“蘇家家主,我能坐在您旁邊嗎?”

蘇子墨溫文爾雅地點頭,“當然可以。”

話音剛落周悅就立即坐下了。

知瑤瑤瞪大眼,從來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但在蘇子墨麵前不好發作,隻能咬牙道:“蘇先生,我們聊的事情,不適合讓外人聽到吧。”

“什麼事情,還不能讓我們這些小姐妹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