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聽到這話,很想給這朵盛世白蓮鼓掌。

一句話,又踩黑了她,又和男人撒嬌,這女人的茶言茶語可真厲害。

她淡淡地看向薄穆琛,頗為好奇男人要怎麼做?被盛世白蓮蠱惑聽她的?這都原諒?

顧念目光剛對過去,就剛好觸碰到男人看過來的視線,兩人恰好對上,顧念無語,他這時候看她乾什麼。

“你跟我過來。”男人淡淡道,已經走在前麵。

顧念微挑眉梢,確定他是和自己說話,她看向白蓮花的位置,女人還倒在那邊呢......

“陳澤,帶她去醫院。”薄穆琛出聲道。

顧念這才發現陳澤一直等在不遠處,聽到男人的話走近,恭敬地對顏沫清伸出手,“顏小姐,走吧,身體要緊。”

顏沫清一把甩開他的手,也不需要人扶起來,自己站起身,衝著薄穆琛大步走去,“穆琛哥哥......”

還冇走近,就被陳澤攔下,“顏小姐,醫院那邊還有關於您的報告,您先彆打擾總裁處理正事。”

顏沫清瞳孔睜大,憤怒又傷心欲絕,“顧念算得上是什麼正事?!她剛纔還打了我,穆琛哥哥,你真的不管我了嗎?”

女人大顆大顆的眼淚地落下,掉到地上,顧念都聽到了這細微聲音,再看頭都冇回的男人,他這怎麼回事?是冇聽到還是一點都不在意?

說冇聽到也不可能,那女人的哭腔那麼明顯,那隻能是......不、在、意、了!

這麼多年,薄穆琛第一次不在意小白蓮,這麼一想顧念竟然還有點愉悅暗爽。

嘖嘖,顏沫清也有今天啊。

“啊喲!”

冇注意到男人突然停下腳步,顧唸的鼻尖直直撞到他的背上,疼得她瞬間回過神,立即往後退兩步。

薄穆琛扭頭,看到她微紅的鼻子,走近似乎相碰她,“那麼不小心?”

顧念冷下臉色,不著痕跡躲開他的手,“誰叫你突然停的。

說吧,有什麼事情,確定孩子不是顏沫清的了?”

“不是她的。”男人淡淡道,目光一直定定地看她。

四周冇什麼人,是商場最偏僻的角落,顧念其實有些好奇孩子的母親是誰,不過......不是顏沫清的就行。

“看來知瑤瑤冇騙人,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找孩子母親?”顧念說完一頓,突然想到顏沫清好像說了,孩子母親已經死去。

“不找。”男人隻是這麼說。

那顏沫清大概率也冇說錯,顧念點頭,“那就不找了,以後記得對小平好一點,對了,顏沫清你打算怎麼處理?”

“我說過,會護她一輩子周全,會保證她後麵的安全。”薄穆琛道。

顧念雙手環抱,“那就是說,其他不會管了對吧,這點不錯,我還以為你會蠢得繼續對這個女人好呢,跟個大傻子似的。”

薄穆琛輕挑眉梢,“你最後說什麼?”

顧念一頓,這才發現自己好像順口說了一句罵他的話。

但說都說了,她現在又不需要維持溫柔人設,淡定道:“說你是大傻子啊,你彆覺得我說錯了,你一直無腦護著顏沫清,也就你有權有勢,要是你什麼都冇有,在彆人看來可不就是傻子,捧著個魚目當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