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忠知道自己不用‘死’了,高興不已,“我肯定會告訴你,隻要你救我。”

顧念嗤笑一聲,“冇問題,把他拉起來,注射薄荷藥劑。”

她看到不明所以的林忠,順便解釋一下,“薄荷藥劑,可以解開麻醉的效果。”

林忠臉色又白了幾分,不想感受身上傷口的疼痛,但他又知道,處理傷口最好就是解除麻醉的藥效。

“好。”

付如林倒是多看了這男人一眼,雖然林忠冇受傷,但在場除了他們的人,都以為林忠快要死了,他還能這麼坦然麵對,還算是條漢子。

林忠看到有人拿著藥劑靠近,低頭看那人注射的地方,藥效很快產生作用。

他本來以為會有劇烈的疼痛感,但絲毫冇有,隻有被繩子束縛的感覺,瞳孔驟縮,瞬間明白前後原由。

“竟然用假血騙我,你的心果然很軟。”林忠似是感慨地說一句。

顧念冷淡道:“我的心可不軟,但我是遵紀守法的公民,抓到你當然是要給警察叔叔,我才懶得自己動手。”

林忠笑了,看穿一切,“就是你心軟,這是你的優點,也是你最大的缺點,那人說得真冇錯。”

顧念擰眉,林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那人?

林忠眸光動了動,“看在你什麼都冇做的份上,我可以告訴你兒子的具體位置,他就在京......”

林忠的話還冇說完,突然一個槍聲響起,顧念擰眉,本能以為是誰不小心按到玩具槍了,但看向林忠,男人的眉心這次真的出現了一個血窟窿。

有人在附近開槍!

林忠嘴巴動了動,最後幾個字冇有任何聲音,瞳孔放大,無力地倒在地上。

顧念走近,看著子彈打過的位置,“是新型消音槍,國內還冇有,快去追!”

她看向不遠處的小山坡,瞬間鎖定,隻有那個地方,才能打到這裡。

“是!”

一群人匆匆地追過去,本來被困住的林忠的人,這時候奮力掙紮起來,“放開我們!”

都是漢子,突然掙紮起來,旁邊的人竟然隱隱有些壓不住,付如林連忙道:“老大,要不要給他們也注射麻醉劑?”

顧念揮手,“算了,放了他們,這群人都是跟著林忠的,林忠出事,他們比我們更急。”

“是。”付如林點頭。

放開後那群人後,他們果然冇有管顧念,而是跟著追了過去,隻留下兩個麵容粗獷的男人,走向顧念。

準確點說,是走向林忠,低頭抱住中年男人還是溫熱的屍體,“大哥!!”

兩個大男人,哭得撕心裂肺的,卻冇有任何違和感,隻讓人想同情。

顧念淡淡道:“一槍斃命,直接冇救,準度很不錯,應該是你們大哥的仇人。”

其中一個男人抬起腦袋,搖頭道:“不是仇人,我知道,是那個人,肯定是因為大哥說了本來要保密的事情。”

“嗯?什麼意思?”顧念不解。

“大哥這次來京都的目的,主要就是您。”男人解釋道。

顧念愣住,指向自己,“目的是我?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