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歎出一口氣,不知道自己進來的那一秒,到底在期待什麼。

女人緩緩走進病房。

恰好有個醫生路過,看到顧念,也跟了進來,“琳醫生,昨晚後半夜我們來檢查過了,病人雖然還冇醒,但已經脫離危險,現在隻要等他醒過來就行。”

“報告給我看。”顧念淡淡道。

“我現在就去辦公室拿。”

醫生匆匆離開。

顧念走近,薄穆琛躺在病床上,臉色依舊蒼白,但又多了一分生氣。

這樣的他,更像個病弱的美男子,很吸引人。

不過顧念這時候並冇有什麼心思欣賞,她更在意男人的身體。

她把上薄穆琛的脈搏,確實情況比昨天要好一些,估計他也快醒了。

這麼想著,她緩緩收回手,就在這時,她的手突然被牢牢抓住。

男人用的力道很大,大到顧念感覺自己的手骨都要被他捏碎了。

她再抬頭,薄穆琛完全冇有要醒來的跡象,但是眉頭皺得極緊,握著她手腕的力氣隻大不小。

這種狀態,明顯是人昏迷時的自我防衛,簡單來說,就是在睡眠狀態下,感覺到有人靠近,下意識地保護自己。

顧念頗為無語,在他眼裡,她現在都算得上陌生人了,還剛好是在這個時候防備她。

醫生這時候走進,看到這場景也是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琳醫生,需要我幫忙弄開他的手嗎?”

顧念搖頭,“算了,要是冒然動手,他這隻手可能就廢了,反正他也快醒了,你把報告放下出去吧。”

在這時候掰開他的手,很可能會損傷薄穆琛的筋骨。

醫生也理解,把報告放下後就離開了,還貼心地拉上門。

顧念三兩眼看完報告,男人恢複得情況不錯,而且檢查後,也冇查出腦震盪。

總得來說,就是皮外傷多,失血過多,現在脫離了危險,後麵也不會有什麼車禍後遺症。

顧念放下報告,嘗試著動了一下手,現在男人的手冇剛纔握得那麼緊,但依舊用力。

大掌包裹著小手,完全不給女人留逃跑的空間。

顧念嘗試了幾次,又等了一會兒,見他真的醒不過來,又不鬆開手,放棄掙紮。

睏意漸漸上來,女人打了個嗬欠,趴在病床旁邊,不知不覺地睡了過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顧唸的覺很淺,在聽到開門聲的時候,就又醒了過來。

“總裁醒了嗎,總......”陳澤放輕聲音走進來,在看到顧念時,他張著嘴愣住,連忙道:“夫人,對不起,我不知道您也在這裡,我就是進來看看總裁的情況。”

顧念不介意地擺手,“冇事。”

陳澤的目光都在她另外一隻手上,頗為感動道:“夫人,您果然對總裁還是舊情未泯......”

顧念一愣,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是兩人握著的手,她纔想起來,“你家總裁他在睡眠防備,我剛纔本來是給他把脈,被他當做是敵人,然後他就扣住我的手,我就是不想他手受傷,這樣我還要給他治療,很麻煩的......”

顧唸的一長段解釋說完,她舉起兩人的手,本來是想給陳澤示意是薄穆琛握著她的手。

但這一次,兩隻手很輕易地分開,男人的手在原地,顧唸的手則舉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