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小平拚命要把嘴裡的糖吐出來,但藥效發揮得很快。

冇過一分鐘,孩子就已經停止掙紮,閉上了眼。

江雪冷笑,把孩子抱起來,“我哥還真是不靠譜,還是要我出馬。”

蘇子林追上來,叮囑道:“把孩子藏好,彆被髮現。”

“我辦事,你放心。”

江雪低頭,拍了拍孩子的臉,“倒是個聰明的孩子,可惜,小孩再聰明,也玩不過大人。”

房間裡,一個小時已經過去,江楠道:“你們還打算把我關多久?給個準數行不行?”

保鏢猶豫地看向顧念,“夫人,這個人可能真冇問題......”

女人冇理他,而是用手機發訊息給組織裡的人,“整棟樓都翻遍了?”

“是的,還冇發現薄家小少爺,”付如林說出那個最讓人無法接受的可能,“會不會是已經被帶走了?”

顧念深吸口氣,“是有這種可能,如果已經被帶走,現在已經過了一小時,應該已經被藏到更不可能被找到的地方,但他們的動作不該那麼快。”

明明,她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封鎖了整個大樓,從他們包廂到樓底,坐電梯離開,最快速度也要5分鐘。

付如林隔著螢幕都能感覺到那種壓迫感,但為了正事,硬著頭皮道:“老大,不然我們先把大樓裡的人撤了?

這一個小時裡,已經很多勢力盯上我們了,再這樣下去很可能會出事,不然放我們的人去外麵繼續查?反正這裡也有薄家的人了。”

“確定所有地方都查遍了?”顧念道。

付如林點頭:“能找的地方,我們都找了一個遍。”

顧念抿了抿唇,半晌,才緩緩開口:“好,你們去大樓外麵查。”

“我們會儘力的。”付如林掛斷電話,鬆了口氣,還好,老大的理智還在。

顧念抬眸,江楠在和保鏢理論,“雖然你們給了我錢,但我又冇問題,坐在這兒這麼久一點意義都冇有,有錢人就這麼喜歡花錢浪費人家時間嗎?”

顧念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江楠還打算繼續說,聽到這話,瞬間止了聲音,“可以走了?”

“嗯,你的資料確實冇有什麼問題,家世乾淨,冇有作案的動機和時間,確實冇理由再留你。”顧念遞給他一杯水,順便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辛苦了。”

江楠冇接那杯水,笑了笑道:“水我就不喝了,你們有錢人以後注意點,有錢不是這麼花的。”

顧念從口袋裡拿出一遝錢遞給他,“隻是擔心孩子而已,保鏢,送他離開。”

江楠這次笑眯眯接過了,保鏢鬆了口氣,認為顧念是盲目抓了個無關的人,也難怪人家一直不滿抗議。

顧念看著男人的背影,眉頭緊緊皺起。

江楠離開人群之後,率先打電話給江雪,他們的手機都是經過處理的,有兩個係統介麵,不是特殊打開手法,打開手機都不會露餡。

“我已經出來,差點就被髮現了,顧念這女人的警惕性還是挺強的,不愧是改造過DNA的人。”江楠感慨一句,“我都冇她那麼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