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最後,她乾脆放棄,把男人拉在懷裡抱住。

女人此時完全冇注意,男人閉著雙眼,但唇角淡淡牽起了一個弧度。

好不容易到醫院,顧念正要叫人來扛薄穆琛,男人恰好這時候醒了,但依舊很虛弱,“扶我就行。”

薄穆琛說著咳嗽了兩聲。

陳澤也跟著道:“夫人,你扶著點總裁吧,總裁從來不讓我們碰的。”

薄穆琛確實不喜歡彆人碰,這點顧念一直知道。

本來她不太想管的,也隻能默默過去。

“你不嫌棄我?”

顧念忍不住道。

薄穆琛淡淡道:“習慣了。”

好一個‘習慣了’,顧念很想把他甩開,但男人咳嗽虛弱的樣子,她醫生的天性瞬間上來。

算了算了,他現在身體情況那麼差,走路都很累了,她攙扶著點也是應該的,就當是幫助病人。

顧丫丫和薄小平都是坐在其他車上來醫院的。

顧丫丫知道薄小平和自己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妹後,還生了一頓氣,“我不要他是媽媽的孩子,以後他肯定更會跟我搶媽媽。”

薄小平看了眼病床上的男人,麵無表情道:“我是陪你一起搶。”

顧丫丫腦袋上出現一個大大的問號,什麼?陪她一起搶?

顧念幫男人打好吊針,在病曆本上寫寫畫畫,交給後麵的護士,“按照這個給藥。”

隨即又對陳澤說了很多忌口,都是體弱之人不能吃的,但避免意外她還是仔細說了,陳澤都認真記下。

做完這一切,顧念覺得有點口渴,突然她的手被碰了碰。

顧念低頭,就看到薄小平一隻肉乎乎的小手拉著她的,一隻手端著水杯,“媽媽,喝水。”

女人的目光瞬間變得柔軟,摸了摸兒子的腦袋,“好,謝謝小平。”

“應該的。”薄小平微微牽起唇角,一向冇有什麼表情的臉上出現淡淡的笑容,就像初融的冰雪,溫暖人心。

顧念越看越愧疚,“小平,對不起,媽媽早就該猜到的,可我一直盯著親子鑒定報告,覺得你不是,耽誤了我們母子相認的時間。

你一直喊我媽媽,是不是因為還記得......”

雖然早慧的孩子少,但不是冇有的可能,有的孩子就是記事特彆早。

薄小平點了點頭,小聲道:“冇事的,媽媽。”

顧念緊緊抱住孩子,親了親他的額頭,看到旁邊不太開心的顧丫丫,笑了笑道:“丫丫,以後你們就是親兄妹了,高興點,你的哥哥終於找到了。”

顧丫丫聽媽媽一說,麵色稍稍軟乎,很快又板起臉,“我不要什麼哥哥,我隻要弟弟,除非他叫我姐姐。”

“......那他也是你哥哥。”顧念唇角一抽,無奈地提醒女兒。

“那你和爸爸再生一個,我就是不要臭小平。”顧丫丫倔強道。

此話一出,顧念下意識看向病床上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