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被顧父的話氣笑了,在這種時候,他竟然不關心奶奶的命,隻在意顧清雅?

不知道是說他太在意親情,還是該說他冷血無情。

顧父似乎也覺得自己有些過,站在原地頓了會兒,“你現在就打電話,和薄穆琛說,讓他想辦法讓清雅出來,他說的話,人肯定很快就能出來,隻要清雅安全,我當然會救你奶奶。”

顧念麵無表情地看著他,“你決定好了,如果清雅冇事?你就保證奶奶不會有事?”

“當然!”顧父肯定道。

顧念直接打出去一個電話:“把顧清雅放出來。”

說完後,她就掛斷電話。

顧父看她乾淨利落的動作,一愣,“你打電話給誰?薄少?”

顧父能想到顧唸的依靠,就隻有薄少。

“你不需要管。”顧念麵無表情地看他,“要是奶奶出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一家。”

女人一字一頓,顧父被她說得氣惱不已,但觸及到顧唸的目光,莫名感到一股寒意湧上心頭,到嘴邊的話瞬間卡住。

“你,你確定能讓清雅出來?”顧母尖銳地問。

顧念掃了她一眼,冇有說話,顧母瞪著眼,“你這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給誰看?真把自己當成什麼人物,你......”

顧母的話說到一半,電話突然響起,她本來不想理,結果一看上麵顯示的是顧清雅,立馬接起。

“媽......”顧清雅聲音帶著哭腔,又夾雜著濃濃的驚喜,“我出來了,他們竟然把我放出來了!太好了!”

顧母道:“怎麼放出來的,清雅,你可彆被騙了。”

“是說有人補上了所有損失,而且小區家屬那邊也都安撫好了,檔案那邊也有漏洞,不能說明我是第一嫌疑人,本來喬究上的法庭,我還以為我這輩子都完了,媽媽,你真好!”顧清雅高興道。

顧母一聽,臉上笑開花,“冇事就好,快點回家,媽媽可想你了。”

掛斷電話再看顧念時,顧母又拉下臉,“是你做的?有點能耐。”

顧念冇理她,而是漠然地看向顧父,“快點救奶奶。”

“行行行,馬上。”

顧父冇多說,去了樓上拿藥。

顧念一直有在注意奶奶的身體情況,老人家表麵看著還是和以前差不多,但不管是心跳,還是脈搏,都快了很多。

這對老人家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這也是顧念不想和顧父多追究的原因。

顧父很快把另外一支針劑拿過來,他拔開封口就想插到老人家的胳膊上,顧念攔住他,“給我檢查一下。”

“這就是救你奶奶的東西,難不成我還會讓自己背上人命?”顧父冇好氣道。

顧念冇和他廢話,直接把他手裡的針劑搶過來,又拿出一根銀針取了一點奶奶身上的血,利用杯子做了簡單的反應實驗。

確實,對奶奶身上的病毒有作用,但顧念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我就說冇事,你快點給老人家注射。”顧父催促道,“彆在這裡跟我整醫院那套,冇用!”

顧念把那管針劑封好放進口袋,一邊扶起奶奶,“奶奶,我們去醫院檢查,很快就能到。”

“好,好......”老人家也不知道有冇有聽懂話,一直唸叨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