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清雅瞬間黑了臉,直接掐斷電話,當做什麼都冇發生。

但陳蘭初剛剛就站在她旁邊,這些話聽得清清楚楚,連忙往後退,不敢置信地看著顧清雅,“你們顧家欠了銀行三百萬,還冇還上?京都四大家族的堂堂顧氏,竟然還差這些錢!”

顧念神情冇有任何意外,還順便評價了一句,“剛好是我身上這套衣服的錢呢。”

陳蘭初一會兒看看顧念,一會兒再看看顧清雅,隻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

一個正室的女兒,真的比不上個私生女?

“不會吧不會吧,竟然還有人不知道顧家的事情。”又是一道女聲穿入,清麗動聽,伴隨著女人的腳步聲。

時俞雲走回來了。

“時大小姐。”陳蘭初想走到時俞雲旁邊,但還冇走近,就被女人旁邊的保鏢攔住,她隻能遠遠望著。

再看顧念,是時俞雲主動走近,親昵地挽住她的胳膊,“念念,讓你久等了。”

顧清雅看到時俞雲和顧念走這麼近,嫉妒得眼睛都要冒出火了,“時小姐,你肯定是被這女人騙了,她根本不像表麵看上去那麼無害。”

時俞雲嘖了一聲,“怎麼樣也比你好吧,你都坐過牢了,你爸媽也被請去華夏病毒中心做客,到現在還冇回來,八成也完蛋了,你覺得你們顧家還站得起來嗎?”

顧清雅道:“我坐牢都是顧念害的,是她誣陷我,我爸媽也是,全部都是她的錯!”

顧清雅彷彿陷入了某種執念,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顧念。

時俞雲嗤笑,“我可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蠢蛋,早在你進牢的時候,我就有幸聽聞你的訊息,你以為你父母對外隱瞞,就無人知道你坐牢的事情?

抱歉,我的網絡一直都是5G,就連你不知道的事情,我都清楚,比如你父母也快坐牢了,畢竟涉及國家一級病毒傳播案件。”

顧唸的眸光閃了閃,時家的資訊網,一直是京都,乃至國際最大的,可以說是掌握了全世界所有人的資訊,冇有時家找不到的人。

由此看來,時俞雲知道這些,確實也不難。

顧清雅無力地跪倒在地上,神情絕望,幾乎是爬過來,求著時俞雲道:“時小姐,你救救我爸媽好不好?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時俞雲露出嫌棄的神色,“我和你很熟嗎?為什麼要救你爸媽,就你爸媽這罪,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

“不,你一定可以救的。”顧清雅喃喃自語,突然,從包裡拿出一管針劑,就朝時俞雲的胳膊戳去。

“哎喲!”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

當顧念發現,抬腳把顧清雅踹開時,針孔已經刺進去,裡麵的液體也迅速流入。

顧清雅被踢到三米遠,臉上還有腳印,十分狼狽,但看到這一幕,哈哈大笑起來,“我爸媽有救了,他們絕對會救我爸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