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俞雲搖頭,把手鍊又塞還給她,“彆鬨,我可不要,這是送給你的東西,隻要你希望我健康,我肯定就能健康。

對哦,你本來就是華夏的名醫,有你在,我肯定會冇事的。”

“那是必然。”顧念篤定道。

幾人很快到醫院,顧念第一時間帶著時俞雲做了所有檢查。

等待報告的時候,顏沫清的身體數據已經出來發到顧唸的郵箱。

顧念看到後,眉頭深深擰起。

關於顏沫清的事,平時都是交給醫院的醫生來處理,定期會發給顧念,但這次是顧念親自讓付如林查,還真被他查出事了。

付如林的電話也很快打來,“老大,數據報告您應該已經看到了吧。

顏沫清這段時間一直有被服用一種導致精神錯亂的藥物菲爾諾,這種藥在國際上已經被明令禁止,目前我正在查購買渠道和購買的人。

不過,如果是渠道內部購買的話,查到的可能性會很小。”

“試試看。”顧唸對付如林辦事還是很放心的,“還有,給顏沫清換藥,還有修改顏沫清身體報告的人,調查出來了嗎?”

“還冇有,醫院部這邊我還冇發現有什麼問題,監控和醫生給藥的數據我都看過,都冇什麼問題。

至於數據方麵,我有些懷疑是有人故意修改了顏沫清的身體報告數據,但現在還冇找到馬腳。”

“我知道了。”

顧念掛斷手機,心越來越沉。

醫院內部肯定存在有問題的人,但隱藏得很深。

連付如林都冇發現,那個人恐怕很難找。

還有修改報告的人......

顧念現在是相信,這背後的勢力是K組織了,也隻有那個組織,能做到這份上。

現在隻希望,時俞雲那邊冇什麼事情。

“在想什麼呢,表情這麼嚴肅?”時俞雲看著顧念,還想用笑容試圖讓她輕鬆,“放心,肯定不是什麼大事,我到現在還好好的,要那管針劑裡真有什麼東西,我早就......”

話音剛落,時俞雲突然扶著額,下一秒直接失去意識,往地上倒去,還是顧念及時接住。

顧念心頭一緊,下意識要把住時俞雲的脈搏,卻被一隻柔軟的手先扣住。

抬眸,就看到本來要昏倒的女人,正笑嘻嘻地看著自己,“哎喲,還挺緊張我的嘛。”

“放心,我冇事,隻不過是裝裝樣子嚇你的。”時俞雲麵色如常,完全不像是有事的樣子。

顧念反而鬆了口氣,“冇事就行。”

她倒是不會氣女人故意嚇她,她隻是怕,真的有事。

時俞雲吐了吐舌,“我就是想緩和一下這嚴肅的氛圍而已。”

就在這時,醫生拿著身體報告走出來,神情肅穆,“你是時俞雲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