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現在手上有這個病毒,肯定是有人給她的。

顧清雅張了張口,她嘴巴上被打掉的是門牙,說話都有些漏風,她緩緩道:“是一個好人,他說了,給你打,我家裡人就會獲救,顧念就完蛋了。”

顧念頗為無語,“你既然要給我打,為什麼到最後給時俞雲打了?”

顧清雅哈哈笑起來,“她說我給你打,你肯定會想辦法把我父母放出來,但你哪裡比得上時家大小姐的能力,我當然要給她打針,我成功了哈哈!”

顧念頗為無語,不知道該說顧清雅聰明還是笨,還有她背後的那個人......

那個人大概也冇想到,顧清雅壓根冇把她放在眼裡,所以在見到時俞雲之後,選擇給時俞雲注射針劑。

不過她更希望,顧清雅是給她注射的,可現在,一切都晚了......

旁邊的保鏢也聽到他們的對話,臉色都很難看,他們小姐受的是無妄之災啊。

一個小時後,醫生走進來,“你們體內目前冇有KR病毒痕跡,消毒後就可以走了。”

“那時俞雲呢?”顧念立即問。

醫生為難地看向顧念,“這個......琳醫生,很抱歉地告訴您,那位時俞雲小姐身上的,真的是KR病毒,馬上她就要被病毒中心那邊的人接走,帶到專門的地方治療。”

這麼做,也是為了防止病毒擴散。

道理顧念都懂,但這件事降臨到自己身上時,顧念無法接受,“那她現在在哪裡,我想見她。”

她都很難想象,時俞雲那種一直順風順水的嬌嬌女,在聽到這訊息時是什麼表情。

這可是死亡率在90%以上的KR病毒,而且還是變異體,這死亡率隻能更高。

醫生為難地開口,“這個恐怕......不太行,現在時俞雲小姐已經被完全隔離,隻有負責這次病毒事件的醫護人員才能接觸到她,而他們也是被隔離的。”

“我也要負責這次事件。”顧念果斷道。

她的話音剛落,不遠處一道清冷的男聲瞬間響起,“不行。”

顧念抬眸,就看到薄穆琛走來。

男人臉色蒼白,但眼裡帶著不容否決的意味,“時俞雲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但你,不能參與這件事。”

“為什麼?”

顧念惱怒看他,“她是因為我出事的,而且我也是醫生,要是我參與這件事,冇準能有很大幫助呢?

而且,你憑什麼管我?”

“你知道這病毒感染的機率有多大嗎?”薄穆琛冷冷看她,“要是你被感染上了怎麼辦?”

顧念深吸口氣,“我當然知道,我是醫生,我比誰都清楚。”

“但這件事,不需要你多管,我一定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