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穆琛冷然地看著她,依舊是剛纔那句話,“不行。”

顧念懶得理他,偏頭看醫生,“帶我去換衣服,我直接去時俞雲那邊。”

“彆讓她去。”男人也開口和醫生說。

“彆聽他的。”顧念道。

醫生頗為為難地看了眼她,又看了眼薄穆琛,訕訕開口:“這個......琳醫生,薄先生剛在不久前剛投資了醫院,院長的意思是儘量順著薄先生的話。

而且,去病毒中心太危險了,您這麼重要的人,要是去了出什麼事情,誰都不敢保證,也負責不起。”

前麵一句語氣很陳懇,後麵敷衍很多,明顯就是隨口找的理由。

在一線的醫生,哪有怕出事的道理,如果怕都不配稱為醫生。

顧念急得不行,都想打電話給付如林,跟他說薄氏投多少,她們就加投多少,可一顯露出資金,就很容易暴露他們。

“我妹在哪裡,你們快點帶我去見她!”

不遠處,一個年輕男人怒極的吼聲響起,時風紅著眼大步衝過來,“你們快點把我妹交出來!”

醫生頗為為難,“時少爺,時小姐馬上就去病毒中心了,目前的防範還冇做好,如果您想見人的話,隻能去病毒中心......”

時風扣住醫生的領口,使勁晃動:“什麼病毒中心,我妹妹離開家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健健康康的,現在怎麼可能會突然染上亂七八糟的病毒?!”

“少爺。”時家的保鏢走近,把大概經過和時風說了一遍。

其實保鏢都不需要再說,時風在知道妹妹在醫院的時候,就已經被通知所有的事。

眼下聽保鏢再說的時候,時風怒火中燒地瞪著顧念,那眼神恨不得把她碎屍萬段,“我妹妹就是因為你這種人出事的?都是你的錯,你把我完好的妹妹還回來!”

感染病毒,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死亡率,對於一個哥哥來說,無疑是極大的打擊。

“我從不對女人動手,但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妹妹?”

時風推開醫生就往顧念麵前走,對她伸出手。

顧念連反抗的打算都冇有,因為這一切算起來,確實是她的錯,時俞雲會感染病毒,就是因為她冇護好。

然而在時風的手打到女人的臉上之前,就被一隻大掌牢牢扣住。

時風更惱火,抬頭就看到出手的男人,是薄穆琛。

他深吸一口氣,“是兄弟的話,你就給我鬆手,今天我必定要她生死不知。”

顧念也看到了這幕,微歎一口氣,“薄穆琛,你放開手吧。

這一切的錯,我認。”

薄穆琛依舊擋在女人身前,就算身前的人是他兄弟,身後的人不要他的幫助,他也紋絲不動,冷靜開口:“顧念不是故意的,她也一樣不想時俞雲出事,現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也知道不是她有意害人,憑什麼怪她?”

時風氣笑了,“你這話說得輕巧,因為出事的不是你在意的人,如果你在意的人,因為另外一個人受傷,哪怕那個人是你兄弟護著的,你會放過那個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