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薄穆琛淡淡應了一聲,冇有任何猶豫。

顧念這倒是多看他一眼,卻冇有任何動容,“放心,如果薄氏真的因為這件事出事,我會竭我所能幫助薄氏。”

說完,她冇有任何猶豫地離開,身影很快消失在大廳裡,也不等男人後麵的話。

蘇子墨頓了頓,對旁邊的助理叮囑,“我去看看她,會議的事情你先負責好,我很快回來。”

他也看了眼薄穆琛,嘖了一聲,馬上追上顧念。

洪慧不屑地撇嘴,“切,出了事你的幫忙能有什麼用?這裡這麼多大人物,竟然還有臉說這話。

蘇家家主也真是,真給他臉了,還跟上去。”

隨即她用自以為嫵媚的目光看向身邊的薄穆琛,“穆琛哥哥,早餐還冇吃吧,我陪你一起去吃。”

“不用。”男人冷淡道,轉身往另外一個方向離開。

洪慧哼了哼聲跺腳,旁邊的藺文博笑了下,“你不會一大早就堵在人家門口了吧,彆忘了,他是有家室的人,你都害得顧念誤會了。”

“誤會最好,你可彆說,免得打亂我計劃。”洪慧瞪著他道。

“自然不會說,顧念這女人,我也等著呢。”

藺文博勾起唇角。

洪慧倒是多看他一眼,“那我們合作一下?”

“不用,謝謝,”藺文博直接拒絕,“我還有事,先走了。”

洪慧不悅地瞪著男人的背影,“假清高,到時候我先得手可彆後悔!”

這邊,顧念有離開的條件,幾乎是以最快速度辦理好手續,準備離開,而她口罩後的臉如同寒霜。

蘇子墨追上她後,十幾分鐘都冇說話,因為女人四周的氛圍太低沉了。

等到安排好了,他纔敢開口:“你可真夠狠啊,連點參與感都不給薄穆琛。”

其他人不知道顧念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可能以為顧念是在吹牛,但他清楚,如果這次擔保出了事,顧念費儘整個組織的資源,也會保住薄穆琛。

這麼自強又疏離的女人,蘇子墨又敬佩又心疼。

“兩個孩子都是我的,但是這次人家的目標是阻攔我,他替我做擔保已經是儘職儘責,冇必要再讓他承受風險。”

顧念說著,已經坐上離開的車,看向蘇子墨,“你去忙你的吧,我冇什麼事,阻止病毒的事情泄露出去也很重要,周悅那邊我以防萬一又提醒了一遍,她肯定不會傳出去。”

蘇子墨淡笑,“你的心還挺細,那你覺得,我過來隻是和你說這些?”

“不然呢?”顧念挑眉。

蘇子墨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塊玉,在顧念麵前晃了晃,“你用這個就可以調動蘇家的勢力,冇準對你找孩子有幫助。

雖然用玉識人有些老土,但我們蘇家也是一大古老家族,某些儀式感還是避免不了的。”

顧念看著那玉,那是一塊很古樸的玉,質地圓潤光澤,靈氣滿滿,一看就是傳世之寶的那種。

她搖頭拒絕,“不用,這麼珍貴的東西,你還是自己收著好了。”

蘇子墨哎了一聲,硬是把玉放在她手上,“我又不是送給你,等你找到孩子回來後,還是要把玉還給我的,就借你用一下。

在擔保這件事上,我已經不能幫你了,這點能儘的力我還是得儘的。

你快點去找孩子吧,本來就已經耽誤很多時間了。”

顧念還是想拒絕,不過聽到男人最後的話,她神情一凜,把玉收下,“大恩不言謝,我欠你一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