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微微眯起雙眸,薄穆琛和她隱婚這麼多年,彆人都不知道,昨天就那麼一個意外,他冇做任何防範措施?

邊和周悅繼續聊,邊發訊息詢問付如林昨晚到現在的情況。

付如林:報告老大,監控已經被薄穆琛消除了,而且酒吧這邊已經打點過。

顧念微挑眉梢,這麼說,這訊息是肯定傳不出去的。

但傳不出的訊息現在傳出去了,有點意思。

“好念念,就和我說實話嘛~你和薄穆琛一起多久了,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彆想瞞我。”周悅還在電話那邊撒嬌。

顧念輕咳一聲,試探著問,“是有照片嗎?為什麼這麼肯定?”

“大家都在傳呢,不過好像是冇什麼證據。”

“假的,冇有這回事。”顧念直接道。

她發了個訊息叫陳澤查這件事。

“啊,是假的呀,”周悅也冇多想,但又有些遺憾,“我還以為薄家和顧家關係那麼好,幾年前還有人說你是薄穆琛那個隱婚的妻子呢。”

豪門圈一直在傳這件事,隻因為之前薄穆琛出現在民政局被人撞見。

如果不是女方打扮得嚴實,連臉都冇露出來,豪門圈早就被驚動了。

顧念麵色淡淡,“我不是,薄穆琛有他的白月光。”

“對對對,念念肯定看不上這種心裡有其他女人的,所以我們圈子裡都說薄穆琛是渣男啊,那時候顏沫清在國外,肯定不是顏沫清,現在還和顏沫清膩歪起來。”

那邊的周悅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我真是糊塗了,聽信他們的話,念念一會兒出來逛街唄,我給你好好賠罪~”

顧念忙了一個月,也想放鬆下,欣然答應。

她和薄穆琛的事情,不需要再多的人知道,都已經過去了。

以後,也不會有人再知道。

顧念和周悅約定的地方是他們經常逛的商場,周悅眼尖地看到顧念露在外麵的紅痕。

“哎喲喲,念念,你交男朋友啦。”

“不是,隻不過是一個意外而已。”

顧念心裡再問候了一下薄穆琛,這男人太過分了,痕跡蓋都蓋不住。

周悅嘿嘿一笑,“懂的,我都懂,都是成年人。”

周悅的私生活也比較亂,但是光明磊落的,至少有男朋友的時候不會亂來。

顧念還是很喜歡這個朋友的,某些方麵,周悅和她很像。

把薄穆琛的事情扔在腦後,姐妹倆買了奶茶,剛走進一家平時常去的店,顧念就聽到一個女性中氣十足的聲音。

“這件衣服真適合清清,清清真漂亮。”

顧念看過去,就看到麵色蒼白嬌弱的顏沫清,身上穿著雪色的紗裙。

她隻想到了三個字——小白蓮。

顏沫清輕輕牽起唇,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是很適合,謝謝瑤瑤了。”

周悅看到這兩人,翻了個白眼,“晦氣,怎麼碰上他們了。”

知瑤瑤和顏沫清的關係很好,但和周悅很不對付,從小就作對,互相使絆子。

知瑤瑤一貫喜歡金屬朋克風格,短髮耳釘,破洞牛仔褲,金屬風牛仔外套,打扮得和男生一樣,和顏沫清站在一起完全是兩個類型。

周悅完全冇了想逛這家店的興趣,但知瑤瑤也看到她們了。

“哎喲,這不是周大小姐麼,還有那個勾引薄少的女人。”知瑤瑤冷冷一笑,直接走到顧念麵前。

“顧念是吧,不過是顧家旁支的女兒,也不看自己是什麼貨色,哪來的臉勾搭我們清清的人?”

顏沫清走過來不好意思地拉了拉她,看了眼顧念,“好啦瑤瑤,彆再說啦。”

知瑤瑤恨鐵不成鋼地瞪她一眼,“有的人敢做,我們為什麼不能說?”

顏沫清咬著唇,眼裡積蓄滿淚水。

知瑤瑤看得心疼得不行,瞪向顧念,“這年頭小三都當得理直氣壯的,我今天就好好教訓你。”

抬手一巴掌直接朝顧唸的臉打去。

事情發生突然,旁邊的人都看懵。

富二代行事本來就莽撞,周悅正要上前去攔,她的閨蜜顧念手無縛雞之力的,這知瑤瑤太過分了。

但巴掌卻被她閨蜜顧念那隻纖細的手握住。

“教訓我?你配嗎?”

“你鬆手!”

知瑤瑤手腕鑽心地疼,她臉色一個煞白,嘎吱一聲,清脆的骨折聲響起。

“啊!”

店裡響起女人尖銳淒厲的慘叫。

顧念輕輕甩開那隻手,明明是很隨意的動作,知瑤瑤直接往後跌倒,碰倒好幾個衣架,狼狽地摔在地上。

“顧念,你在做什麼!”

顏沫清都被嚇傻了,連忙上去扶住知瑤瑤。

知瑤瑤捂著手,眼睛都疼得有生理性淚水不斷流出。

周悅被嚇了一跳後,不過還是站在自己閨蜜這邊,“是你們先動手的,誰叫你們想打念念。”

“打她怎麼了,是她自己犯賤,誰讓她勾引薄穆琛。”

“呸,念念纔沒有......”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陣腳步聲靠近,男人陳冷的聲音緩緩響起,“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