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澤聽著,都替薄穆琛委屈。

又是被罵不關心孩子,又是被嫌棄冇用,又是失去夫人的信任。

夫人寧願叫一個外人幫著看孩子,也不願意跟薄穆琛提半句。

他如果是總裁,非得難受死。

薄穆琛冷冷地掃他一眼,“不行。”

“不要啊總裁,您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和夫人,你設了這麼大一個局,不就是為了找到K組織背後的連接點嗎?

現在您都找到隱藏在病毒中心的背叛者,那些害小朋友們的人,又定位到K組織的據點,這是從根本上除掉那些害夫人和孩子們的人啊。

不然,還是說一下好了,夫人要是知道你為她做的,肯定會感動死的。”陳澤苦口婆心地勸著。

整件事,從一開始就在他們的計算當中。

唯一不知情的,就是孩子們和顧念。

從孩子們放學起,一切就在他們的算計中。

薄穆琛是故意讓孩子們被抓住,這樣K組織的人纔會現身,纔會帶走孩子們,他們也才順利找到他們隱藏在京都的地方。

而且K組織的人,肯定為了孩子後麵還能實驗,把人放回來,所以絕不會下死手。

然後,他們就等待時機,給小小姐他們製造能逃跑的機會。

不然,就憑一群孩子,還是在虛弱狀態下的孩子,又怎麼可能輕易避開研究人員,拿到他們的電話手錶?

昨晚,薄穆琛是最難熬的人,知道一切,眼看著孩子們被實驗,但為了等K組織的人對接,又隻能忍著。

再是在清早夫人剛離開時,就揪出跟外界對接,在病毒中心隱藏的K組織的人。

這麼做,雖然傷害了孩子,但這完全是為了孩子們和夫人以後的安全。

總裁從頭到尾承受的,不管是心理方麵,還是生理方麵,比他們隻多不少!

“你閉嘴。”薄穆琛直接道。

“可總裁要是什麼都不說的話,夫人真的會恨死你的。”陳澤無奈道。

薄穆琛掃了他一眼,“那不是正好,我本來,就不能和她在一起。”

他父母的事,註定了他們無緣。

男人微微垂下眼簾,“就這樣,恨我,挺好。”

陳澤有千言萬語想說,但最後,一句話都說不出。

顧丫丫剛睜開的眼睛,立即閉上,心裡滿滿的震驚。

天啊,她聽到了什麼?!

爸爸是利用他們,就為了抓到那些壞人。

震驚之外,顧丫丫心裡其實冇多少責怪。

因為那些人曾經害過小平,又打他們的主意,隻有抓住他們,她還有媽媽、小平才能徹底安全。

顧丫丫想到,那群人說下次再來抓他們做實驗,就覺得毛骨悚然,爸爸抓住他們了就好。

完全不知情的顧念,推門而入,依舊是一副冷臉色,“你們在這裡乾什麼,一點用都冇有,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