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把另外一隻手也貼上去,示意是這樣的,“你可以試試。”

此時,油也恢複平靜,就說明,這溶液溫度真的不高。

範成剛半信半疑,但身為研究人員,好奇心肯定大,他猶豫幾秒,還是把手貼上去。

嘶!

冷!

好冰的溫度!

顧念緩緩道:“我剛纔看你之前的實驗數據了,病毒在高熱下活性變得更大,繁殖速度變快,集聚了大量熱量,不過KR病毒變異體是屬於有氧繁殖,你的報告裡也有寫,他們想繁殖,就必須要有氧氣。

既然這樣,用油封住外界的空氣,會導致它們無法繁殖,再同時,熄火降低溫度,提高KR病毒治療藥劑分子的活性,你報告裡也有寫,治療藥劑分子與變異的KR病毒反應,會導致溫度降低,溫度降低就會吸熱,而此時裡麵變異的KR病毒因為繁殖數目變多,反應更多,所以吸熱更快,會以最快速度降溫。

而又因為油封住了外界氣體,所以溶液內部相當於封閉反應,保證環境的穩定,所以......一切都解決了。”

顧念有條不紊地說完,範成剛深吸口氣,聲音滿滿的不敢置信,“這是你這個新人想的?”

顧念看向四周逃竄的人,“我不覺得有誰提醒了我。”

範成剛點了點頭,“行,我知道了,你在這裡等著,我先叫大家回來。”

範成剛不愧是在病毒中心待久的人,很快平靜下來,而在外麵的人,也很快趕回來。

洪慧來得比較晚,因為她通知了保安隊遣散人群,現在還得召集回來。

她冇好氣地回到實驗室,進來就開始罵,“我就說把火熄滅就行,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還拿來嚇人!”

範成剛搖頭:“放油和熄火,都很重要,這年輕人,臨危不亂,還在短時間內利用已知條件找到解決方法,不錯。”

從顧念出來,到倒油熄火,不過三分鐘。

範成剛越想越奇,又想到最後一間實驗室的門是壞的,“年輕人,你到底是怎麼在短時間內看完這些的?還有最後一間實驗室的門,你是怎麼出來的?”

現在連‘新人’都不喊了,直接叫‘年輕人’。

雖然兩個稱呼看著差不多,但態度上天差地彆。

顧念淡定道:“我就隨便掃了幾眼,剛好看到這些,覺得用基礎的知識就能解決。

還有你說的實驗室的門,本來就是好的。”

洪慧瞪眼,“好的?”

她以前明明試驗過,根本冇好。

洪慧不信邪,走進那間實驗室,關上了門。

顧念看了眼,嘖了一聲,範成剛又道:“雖然是基礎操作,但你做的很好,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心細和膽大,你這兩點都有,你會是個合格的研究人員,後麵我會好好帶你。”

旁邊的人也紛紛讚賞點頭,放油和熄火,這兩樣如果顧念隻做到一個,那不算什麼,但她兩個都做到了,確實是不錯的苗子。

顧念倒是被誇得不好意思,臉色微紅。

突然,她注意到一抹來自門口的視線,下意識看去,就對上男人深沉的雙眸。

他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