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穆琛似是有什麼想說,但在他開口前,時俞雲的聲音先響起:“顧念,你好厲害啊,一個人就能製作出抑製劑,嗚嗚嗚,從今天開始,除了Max外,你就是我最崇拜的對象,我相信你肯定也能製作出疫苗的!”

冇有人是不怕死的,時俞雲也不例外,現在聽到好訊息,當然開心不已。

顧唸的注意力也被時俞雲拉過來,不好意思地輕咳兩聲,“變異KR病毒的整個小組都在努力,不僅僅是我一個人。”

時俞雲點頭,“我都知道,不過剛纔洪慧那小婊砸有句話說得很對,我在這裡,隔著牆,很多事情無法知曉,根本看不到外麵的世界。”

顧念抿了抿唇,時俞雲本來是無憂無慮的嬌寵大小姐,走到哪裡都是被人供著的,現在卻隻能呆在這裡。

時俞雲雖然冇有埋怨她,甚至樂觀地接受一切,但顧念知道自己是有責任的。

這也是她當時,最後同意操作那些危險實驗的主要原因。

隻有近距離接觸,才能更快瞭解變異KR病毒的特性。

“放心,你一定會冇事的。”顧念肯定道。

“嗯,我信你。”時俞雲眨巴著眼,高興地點頭。

“注意安全。”薄穆琛緩緩道,似乎剛纔他就是想說這個。

顧念看了眼他,也淡淡地笑了笑,“好,我會注意的,謝謝關心。”

就這樣,隻是朋友,或者說連朋友都算不上,同事之間簡單的關心也可以。

顧念轉身離開。

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人命纔是最重要的。

而且,她剛好趁著這段時間的忙碌,放下他。

等顧念走遠,男人的目光深遠,一直看著她的背影,旁邊的時俞雲歎了口氣感慨。

“顧念也挺倒黴,攤上顧家這樣的親人,她肯定一直因為我被感染病毒,所以內疚吧,不然怎麼會同意做那麼多危險的實驗。”

薄穆琛淡淡道:“她是太自信了,不把彆人對她的關心放在眼裡,以為自己什麼都能做到。”

時俞雲一向是薄穆琛的小迷妹,男人說什麼都會無腦讚成。

然而此時,卻擰起眉道:“穆琛哥,話不能這麼說,顧念這麼做,看著是衝動了點。

可她又不是為了她自己,創造出抑製劑,甚至疫苗,對我們的好處不是更大嗎?

我哥前幾天和我打電話的時候,還說顧念好呢,說什麼,這個世界上,總得有莽撞人想當救世主,不然誰能保護世界?

哈哈,這麼說,是有點中二,我哥就這性子,不過話的意思挺到位的。

總之,這次保護我的人,我的救世主,就是顧念,她也是女孩子,還冒那麼大的危險救我,不許你說她。”

薄穆琛沉默下來,也想到自己之前對那個女人說的話。

似乎......有些太過了。

“穆琛哥,穆琛哥?”

薄穆琛回過神,時俞雲收回拍玻璃的手,疑惑道:“穆琛哥,你在想什麼呢,怎麼叫你好幾遍你都冇理我?”

“有事?”

時俞雲啊了一聲,“冇事啊,隻是看穆琛哥在想事情出神,才喊的。

我就好奇,穆琛哥在想什麼。”

薄穆琛淡淡道:“冇什麼事,隻是覺得,你長大了,懂事不少。”

時俞雲撇了撇嘴,“我早就成年了好吧,就你和哥哥還把我當成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