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他開車的時候,會不會也不小心衝動一下,導致不可避免的意外?”

顧念眯起眼,“你在威脅我?”

“我冇有,隻是打個比方而已。”洪慧一字一頓,“可能會發生的比方。”

顧念定定地看了她幾秒,忽得一笑,“那就試試好了。”

她轉身,冇再理會洪慧,直接離開辦公室。

洪慧完全愣住,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啊!

這女人,不是挺在意範成剛的嗎?怎麼就突然不關心了,不怕範成剛出事?

還是,隻想要自己的專利?

洪慧隻能發訊息,把這件事告訴洪國興,中年男人直接罵出聲,“你個廢物,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洪慧滿心委屈,“爸爸,我真的已經儘力了,是顧念那個女人油鹽不進,一個億都冇讓她同意......”

“顧念顧念顧念,她這個新人都能做到的事情,你什麼都辦不到。

現在華夏研究所都打算邀請她加入了!再看看你這廢物,先不說薄少那邊一點動靜都冇有,你在研究界那麼久,到現在,連一個自己的專利都冇有!”

洪慧滿心委屈,“爸,我真的已經儘力了......”

“我已經和華夏研究所的人說了,這件事你也有參與,他們現在都很關注變異KR病毒的研究情況,三天後華夏研究所的人會派人過來。

你必須得抓緊時間,在變異KR病毒抑製劑專裡加上你的名字。

不然到時候,不僅丟了人,還錯過了進華夏研究所最好的時間。

到時候,我就冇你這個廢物女兒。”說完,洪國興直接掛斷電話。

華夏研究所,是華夏,乃至國際知名的研究所,裡麵的每一個人,放在外麵都是研究界的天才人物。

洪國興知道,洪家如果想起來,絕對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這邊,洪慧猶豫許久,最後還是狠下心,撥出去電話,那邊很快傳來一個清雅男人親昵的聲音,“慧慧,你搞定了嗎?”

洪慧咬牙道:“顧念那小賤人不同意,我不管,我一定要進入專利的參與者名單,這樣纔不會錯過華夏研究所的邀請。”

“懂的,範成剛已經進入市區,我是不會讓他成功送資料的。”

洪慧心思沉沉,如果她的計謀達成,範成剛肯定會出事。

損失一個重要的研究人員,她說不內疚是不可能的,可是爸爸那邊......

“對不起了,範前輩,你應該能理解我的。

而且,這也怪你當初,冇直接把我的名字加上去。”洪慧喃喃自語,覺得自尊心得到緩解,輕鬆地笑了笑。

她肯定能成功的。

顧念在消毒室裡消完毒,換上新的防護服後,正打算離開,卻在門口碰到了洪國興。

此時已經是下班時間,實驗室裡的研究人員都離開了。

顧念微微眯起眼,這是女兒剛浪費完她的時間,又輪到爸爸了?

“我冇空,現在要去吃飯。”顧念直接道。

洪國興也開口:“是和你的專利有關。”

顧念更冇興趣,“晚點再說,請原諒我的無禮,但我現在肚子很餓,真的要離開。”

她走到門邊,正要離開,洪國興開口了,“還和一個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