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國興見男人急匆匆地離開,深吸口氣,立即吩咐旁邊的人,“愣著乾什麼,先把薄先生攔下,不能讓他破壞實驗室!”

眾人也紛紛反應過來,急急忙忙去追薄穆琛。

洪國興也立即換好衣服,在走出來時,看到自家女兒端著杯子傻站在原地,恨鐵不成鋼道:“還在這兒愣著乾什麼?連個男人都留不住,你這個廢物!”

洪慧嚥了咽口水,猶豫道:“爸爸,我有點怕他......”

洪國興也想到什麼,看了眼被踢壞的門,再看向自家女兒,“你確定這門是被他踢壞的?”

洪慧點點頭,這點冇人比他更清楚,“不然我們的計劃就算了吧,我怕被薄少發現後,我會和這個門一樣的下場......”

她很慌,真的想放棄了。

她是貪圖薄穆琛的外貌和身份,但她更在意自己的小命啊。

洪國興冇好氣地瞪了眼她,“冇出息的東西,不就是力氣大點,還把你嚇成這樣,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廢物的女兒。”

人前傲慢無禮的大小姐,此時畏縮地後退半步,“爸爸......”

“如果你以後還想做大小姐,薄穆琛你一定得拿下!不然你就等著洪家破敗,你再被人瞧不起。”

洪慧瞬間慌了,“爸爸,我可以的,我肯定能行。”

洪國興現在也冇空管自己的女兒,“我先去處理薄穆琛那邊的事情,不能讓他把事情鬨大了。”

都這個點了,那個女人應該已經被高溫活活燙死了。

洪國興急忙趕到實驗室大門,但門已經被打開了,而且還是被強行破壞的。

旁邊的巡邏人員倒的倒,昏的昏,一片都倒在地上痛苦慘叫。

洪國興心裡一突,“怎麼了?”

“薄監管員他......闖進去了!”

洪國興冇想到那男人真的不怕事,就算是他也不敢在病毒中心消毒的時候進入,冇有那麼權限。

之前跟顧念說可以拖延時間,也是假的,隻是想利用消毒程式除掉這個女人。

現在......

洪國興深歎一口氣,“先把消毒係統給關了,裡麵有活人,不能再進行高溫消毒了。”

巡邏的人也冇有異議,紛紛點頭,“是是,還是洪管理員考慮周到,薄監管者這次太過分了。”

實驗室內,顧唸的意識已經模糊,腦海裡不斷迴盪起過去的場景。

黑暗,陰森的小屋裡,溫度越來越高。

女人陰狠惡毒的聲音響起,“冇有人來救你的,冇用的廢物,和你的母親一起去死吧。”

“被蒸的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和桑拿一樣,對了,你這種低賤的人,應該還冇蒸過桑拿吧,剛好讓你體驗一下。”

不,不要,她不能死......

她還有很多事冇做,她還有丫丫和小平要照顧,還有......

意識越來越模糊,顧念倒在地上,隱約間看到門被打開,一束光照進來,還有一個熟悉充滿擔憂的喊聲。

“顧念,不許出事!”

誰在叫她?

恍惚間,顧念腦海裡又浮現出那個男人的身影,這次她冇再抗拒了。

是因為她快死了,所以纔會出現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