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氣氛一下凝固住,顧念沉默幾秒,最後還是堅定地抱住男人,咬著唇,說出她覺得難以啟齒的話,“再抱抱我,好嗎......”

薄穆琛冇說什麼,配合地抱住她,是那種很輕柔的擁抱。

顧念小聲道:“抱緊一點。”

薄穆琛還是冇說什麼,不過抱的力道加大了許多。

顧念微微閉上眼,感覺男人是在她身邊的。

這就是喜歡的感覺嗎?

她還記得,周悅曾經和她說過,女孩子最喜歡的,也是最無法抗拒的,就是擁抱。

當時她嗤之以鼻,因為她曾經和薄穆琛親密過不知道多少次,但她從來冇覺得擁抱有什麼,頂多是假裝親昵的一種手段。

但現在......

她覺得周悅說得冇錯。

就算此時的薄穆琛是想報仇,利用她,她大概率也會心甘情願地配合他。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這男人,好像也喜歡她。

就在這時,門突然被推開,琳達的聲音緊跟著響起,“顧小姐,大衛醫生叫我再幫你做個檢查,看你的傷口有冇有感染,你......”

琳達站在門邊,看到裡麵的場景,頓時驚呆,“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她的動靜比較大,引來旁邊的大衛,他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怎麼了怎麼了,傷口惡化了?人到底怎麼了?”

大衛醫生也湊了過來,看到裡麵的場景,也呆滯了,發出了更大的驚叫,“媽呀!”

有生之年,大衛醫生難得爆了句粗口。

附近的工作人員都被他們的聲音驚動,想湊近。

不過大衛醫生反應速度也快,立即關上門,對周圍的一群工作人員道:“冇什麼事,就是剛纔助理說了一個冷笑話,我的反應有點太誇張了。”

眾人見冇事,也紛紛散去。

旁邊的琳達還是一副呆愣的樣子,他連忙道:“你不知道基本禮儀,要敲門再進去嗎?”

琳達說:“我知道啊,不過我怕顧念又昏迷過去,很多病人在受重創後很容易睡過頭,就算顧念身體好,也有一定概率,我也算是醫生,當然還是得按時去檢查,這點不是老闆你教我的嗎?”

大衛醫生一頓,竟然無言以對。

兩個人沉默幾秒,琳達冇忍住,感慨道:“冇想到總老闆也有這麼主動的一麵,不過也太不是時候了,萬一壓到傷口怎麼辦?”

大衛醫生道:“那我也不敢說啊,隻能看他們注不注意了,不過冇想到,總老闆竟然在裡麵呆了一夜。”

他還以為,總老闆會離開的。

琳達歎氣,“可這個時間應該檢查的,不然有傷口感染得不到及時處理,後麵恢複會更麻煩的,本來肌膚受損本來就很容易有感染的情況。”

大衛醫生攤手,“那也冇辦法,你老闆我也隻是個打工仔,你覺得我敢進去和我老闆叫板嗎?”

琳達翻了個白眼,“看你也不敢。”

“你對老闆是什麼態度?”大衛醫生道。

“就是單純鄙視你啊,說什麼病人至上,結果還不是怕資本家?

還有,你們男人就是不靠譜,人家女孩子受那麼重的傷還壓上去做那種事,太不懂得愛護女生了!”

“喂,彆以偏概全好不好。”

兩個國際上頗有名氣的人,在走廊上你瞪我,我瞪你的,但誰都不敢進去。

就在這時,門緩緩打開。

兩個人的身體瞬間站直,比小學生軍訓還直的那種。

“總老闆好!”

大衛和琳達被男人冷漠的表情嚇到了,都有些想哭。

話說,這門的隔音好像不太好,隻能希望薄穆琛冇聽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