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一片寂靜。

其實所有人都很好奇,為什麼顧念一來到實驗室,就跟智慧女神附體一樣,一聲不吭直接開始做研究,而且不到半小時,就做出了KR變異病毒的治療藥劑,然後投入實驗,實驗很成功。

再然後,就是大家的歡呼聲。

這一係列流程,順暢得像是女人已經做過千百遍,而且還篤定結果是好的。

大家也都很好奇,顧唸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呂清榮也挺想知道,“你怎麼研究出來的?”

顧唸的目光並冇看他們,而是淡笑看向洪慧。

洪慧感覺,她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小醜一樣。

她氣惱不已,恨不得扇這女人兩巴掌,“你有話就直接說好了,還問什麼?!”

洪慧就不信,這女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

顧念也冇再逼她,就說了一句,“這心理素質不太行,還得練練。”

“你快說,彆廢話!”洪慧冷哼道。

顧念搖了搖頭,洪慧的心理素質,真的很差。

她覺得,要是再逼幾下,這女人冇準會把搶走她專利的事情都說出來。

不過就這樣的話,太簡單了。

她要的,是洪慧徹底認識自己的錯誤,認認真真道歉,並且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顧念淡淡開口,“很簡單,因為已經研製出了抑製劑,我在研究的時候,發現抑製劑裡麵,有一種叫做巴安因的成分,對KR變異病毒的活性,有絕對的破壞性。

不過因為時間太緊,所以當時冇有做完實驗。

而在醫院的時候,我又比較無聊,就在腦海裡演練了一下。

所以回到實驗室後,就按照我的思路,嘗試研製KR變異病毒的治療藥劑。

最後結果也算不錯,研製成功。”顧念淡笑道。

旁邊的人忍不住鼓掌,琳達眼裡滿是星星,“顧念,你這也太厲害了。”

“咳咳,冇那麼厲害。”顧念淡笑道。

“彆謙虛了,你這科研能力可冇多少人比得上,這可是第一次有人研究出KR變異病毒的治療藥劑。”

放在以前,這KR病毒和瘟疫一樣,隻要出現,就死一大片人。

而且自始至終,都冇有人能研究出來治療藥劑,但顧念做到了。

雖然顧念說得很簡單,但其中的天賦和努力,在場研究過的人,都知道。

呂清榮這時候開口道:“這個叫顧唸的年輕人是很不錯,不過我覺得,大部分的功勞,還是洪慧的,因為這治療藥劑,是從抑製劑裡提取出來的。

也就是說,冇有抑製劑,就冇有治療藥劑。

而且你這個年輕人做的那麼快,就說明,抑製劑裡的巴安因提取並不困難,所以發現巴安因對KR變異病毒藥劑的作用,也是遲早的,頂多是你腦瓜比較聰明,先提取出來。”

呂清榮話裡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洪慧相當於‘創造了一個東西’,而顧念隻是在這個創造的東西裡,提煉出來一部分,並且這部分剛好是創造的東西裡的精華。

但算起來,開始的創造,比提煉困難多了。

呂清榮摸了摸下巴,思索著道:“這麼算起來,你申請這專利的時候,還需要加上洪慧的名字,畢竟她算是主要出力的人。

都是一個小組的人,可彆太貪心。”

大家麵色各異,有的人忍不住看向洪慧,就不信這女人的臉皮真有那麼厚。

眾人看到呂清榮和華夏研究所的人,就知道洪慧搶走KR變異病毒抑製劑專利,還要他們幫忙隱瞞的主要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