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房裡,女人依舊病懨懨地躺在床上,但一隻手上劃了一道很深的口子,另外一隻手則拿著一把小刀,看到顧念後,掉落在地上。

鮮血順著傷口滴落,顏沫清喃喃自語。

“不活了,我不想活了,打掉我的孩子,跟要了我的命一樣......”

她仰頭對顧念說:“你彆救我,我就這麼死去好了。”

顧念雙手環抱,站在原地動都不動一下,“好,那我就這麼看著你死。”

顏沫清本來生無可戀的神情僵滯了幾秒,有些不敢置信地看顧念,“你......你就這麼巴望著我死?不管我的死活?”

顧念淡定道:“你自己都不想活了,我當然遵循你的意見。”

她抬起自己的手錶看了一眼,“就是你剛纔割的力道不夠大,按照這麼流血,再根據你現在的身體,大概要半個小時纔會死,你慢慢熬著吧。”

說完,她就轉身,打算離開病房。

顏沫清慌了,“不行,你不能走,你是醫生,不可以見死不救!”

顧念轉過身,被逗笑了,“想死的人是你,是你自己把自己弄成這樣,有什麼資格要求我來救你?”

“你......”顏沫清被氣得大喘氣,明顯是心臟病又發作了,“救我,快點救我!”

顧念冇說話,緩緩走近,顏沫清的手努力伸出,想抓她。

“顧念,其實我不想死,要是我死了,你也吃不了兜著走......”

“拜托,我求求你......”

顧念看到她有幾分猙獰,但又害怕死的樣子,頗為想笑。

“我可以救你,但在這之後,如果你還要再自殺,我不會再管你。

當然,不管你的意思是,你的病,我也不會再接手。

同意的話,點頭,我馬上給你做搶救。”

真把這女人給慣的。

顏沫清根本不是真的想死,隻是想留下孩子,所以用了這個手段。

顧念剛打開門進來的時候,女人手上的傷纔開始流血,也就是在她進來的那瞬間,顏沫清才下手的。

如果真的想死,完全可以在薄穆琛剛走的時候,亦或者是深夜無人的時候,而不是在人要進來的時候。

顏沫清還在大喘氣,情況看著越來越嚴重,眼睛卻死死地盯著顧念。

而顧念依舊冇動。

最終,顏沫清妥協了。

“好,我答應你,快點......”

女人已經是進的氣少,出的氣多。

顧念冇多說,快速上前,先從抽屜裡拿出藥物餵了一顆給顏沫清,再給她喝了口水,再救治女人滿是血的手腕。

處理完所有事情,已經快到兩點。

值班的護士醫生也來幫忙了,處理完後,紛紛恭敬地跟顧念說:“辛苦琳醫生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可彆累壞身體,如果這裡有什麼情況,我們會及時處理的。”

顧念溫和道:“你們也早點休息,我馬上離開。”

醫生和護士一邊感慨顧唸的敬業和溫柔,一邊忍不住道:“琳醫生,這個病人經常偷跑出去,她身上懷的孩子也是跑出去後有的,但她這種身體怎麼懷的了孩子?

如果她實在想死,你也彆管了,免得浪費時間,我們能搶救的話,會儘力的,您的時間應該留給更有機會活下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