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琳醫生!”

旁邊好幾個醫生和護士都失聲叫了出來。

剛纔被擰手的人,赫然就是顧念。

而動手的,赫然是在昏迷中病患。

顧念眉頭都冇擰一下,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手掙脫開來,“繼續,不用管我。”

“琳醫生,你先去處理一下吧,因為病患以前是軍人,所以不讓我們打麻醉,剛纔應該是他潛意識的應激反應…”醫生道。

顧念淡淡點頭,“聲音小點,不要乾擾病患。”

她按了按自己的手,又是‘嘎吱’一聲。

錯位的手骨瞬間歸位。

顧念繼續自己手上的動作。

眾人都忍不住佩服顧唸了,剛纔那聲光是聽著都覺得疼,她就這麼輕描淡寫。

最後熬了兩個小時,病人搶救成功,被送往病房。

顧念解下口罩,收拾了一下自己。

外麵的天已經徹底暗下,時間又快到淩晨。

她打了個哈欠,往自己的休息室走,打算睡個好覺休息會兒。

但總有人會打擾。

顧念剛走到自己的休息室,就看到在門口的顏沫清,睡覺的心思都冇了,“有事?”

顏沫清冷冷地看她,那張蒼白的臉帶著怨恨和嘲笑,“顧念,你也不過如此,今晚還得在醫院這邊,是不是穆琛哥哥不要你了?”

顧念嗤笑,“關你屁事?”

顏沫清以為自己猜對,眼裡的嘲諷更濃了些,“你就直接認輸吧,在穆琛哥哥的心裡,我比你重要多了。”

“哦。”

顧念都懶得理她,繞過女人,直接打開自己休息室的門。

顏沫清緊跟著要進來,“你識相的話,趕緊治好我,不然我整天煩你。”

顧念淡淡道:“治好你的什麼?心臟病?還是孩子?”

“當然兩者都要,穆琛哥哥已經答應過我,會儘力保住這個孩子。”

說這話的時候,顏沫清滿滿的得意。

如果是以前,顧念聽著可能會不舒服,但現在,她的內心都要冇有任何波動了。

跟顏沫清這種人說話,認真她就輸了。

“他是醫生嗎?還是閻王?他說你能活你就能活,不然你讓他來治你?”顧念淡淡道。

顏沫清咬牙,“當時是讓你來。”

顧念攤手,“我可不敢接,直說好了,我救不了你。”

顏沫清瞪大眼,冇想到女人拒絕地那麼乾脆,“不可以,你都已經答應好了會救我。”

顧念淡定道:“之前是答應了,因為那時候你好歹想活下來,但現在,你完全是在作死。

且不說你現在還懷了孩子,就算你冇懷孩子,先天性心臟病,在冇有適配心臟的情況下,存活率就不到1%,我有把握救你,也是因為我朋友研究出了人工心臟。

就算這樣,成功率也隻有七成。

如果,你還要加個孩子,成功率隻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