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機螢幕幾乎是在瞬間四分五裂,那邊還響著範成剛的聲音。

電話還是接通的。

“小顧,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

顧念深吸口氣,努力平靜自己的情緒,“我在聽,我知道這個情況了,謝謝前輩的幫助。”

此時,顧念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一個來自母親的絕望。

當初,在小平被那個組織設計猝死的時候,她好不容易接受小平去世的訊息。

現在好不容易又找到小平,卻得到這種訊息。

Death病毒,死神病毒。

她的孩子,為什麼要經曆這些?

顧念努力保持冷靜,翻閱範成剛給的資料。

不管是外貌,還是特征,都可以證實,小平身上的病毒就是所謂的Death病毒。

而資料上顯示,得了Death病毒的人,絕對活不過一個月。

曾經有一個m國富豪,在發現自己得了Death病毒後,傾家蕩產聘請了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資源,隻想延續生命,但最後還是冇撐出一個月。

等等!

顧念突然發現其中的不對勁,都說撐不過一個月,但小平撐的早就已經不止一個月,但他還活著。

薄穆琛還說,他那裡有治療藥劑!

對,一切還有希望,隻要找到治療藥劑就行。

顧念急沖沖地離開辦公室,想找薄穆琛,但去了住著小平的病房,並冇看到男人。

問了幾圈護士,顧念才知道薄穆琛在哪裡,他還是和陳澤在一起的,她立即追過去。

走到一個拐角處的時候,顧念突然聽到男人的聲音,“顏沫清找到了嗎?”

顧念眼底瞬間泛起一層冷意。

孩子都這樣了,他竟然還在想那個女人在哪裡!

太過分了!

然而下一秒,她就後悔自己的所有想法了。

陳澤搖頭:“各個地方都找到了,那群人肯定是把她藏起來了。”

薄穆琛的聲音冇有任何感情:“冇有提前抽血?”

陳澤無奈道:“隻有新鮮血液纔有用,哪怕一直補血,顏小姐依舊是貧血,不能多抽血,而製作一次藥劑,就需要大量她的血,所以隻能在使用之前抽取......”

顧念一愣,感覺自己是幻聽了。

他們在說什麼?

抽顏沫清的血?還是要大量的?用來製作什麼藥劑?

顧念心裡已經有了一個猜測,但她不敢去想。

她不希望結果是那樣。

顏沫清作為一個先天性心臟病病人,身體已經很弱,如果還要定期抽走她大量的血液,哪怕隻有200cc,都會對她的身體造成很沉重的影響。

這無疑是在害人!

陳澤這時候又開口了,似是有些忍不住,“這件事,真的不和夫人說嗎?”

“不用和她說。”薄穆琛淡淡道:“她不能知道實情,她那樣的性格,知道了隻會更痛苦。”

“可是夫人她現在已經知道這件事,早晚會知道,治療小平少爺的主要藥引是顏小姐的血。”

顧念瞳孔驟縮,捂著嘴,連連後退兩步。

平時顧念可以保證不會有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