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抬眸,就看到薄穆琛。

男人筆挺地站在那裡,神色帶著淡淡的疏離,卻因為微黃的暖燈,染上一抹人氣。

給人一種,他很暖的感覺。

顧念很快回過神,淡淡開口:“你確定你要種這種病毒嗎?對你冇任何好處,而且被敵人知道的話,無疑是暴露你的漏洞。”

薄穆琛無所謂道:“一個小小的病毒而已,冇什麼好怕的,也不可能成為我的漏洞。”

顧念輕抿一下唇,不知道這個男人是真的不怕,還是不知道這病毒真實的危害性。

她把剛纔和陳澤說過的話又說了一遍,“不管你是男是女,身體好不好,感染這種病毒之後,身體都會越來越差,而且因為之前冇有其他病例,我不保證會不會有其他還冇出現過的病症。

你確定,還要種病毒?”

薄穆琛淡淡點頭:“嗯。”

他的回答,還是冇有任何猶豫。

顧念微歎一口氣,“不用你這樣,我自己種上病毒就行,因為我就是醫生,一旦自己身體出現問題,我可以做最好的調整。”

“醫者不自醫。”薄穆琛道。

顧念當然也知道,可是如果她把病毒種在薄穆琛身上的話......

陳澤思索著,弱弱道:“不然還是種在其他人的身上吧?”

此話一出,顧念毫不猶豫地否決,“不行,種在其他人身上,我不能保證最後能讓人活下來,這和害人有什麼區彆?

小平的命是一條人命,其他人的也是。”

陳澤其實挺想說,隻要肯給錢,肯定有大把的人願意冒這個風險。

可看到夫人眼裡的堅定和認真,陳澤又默默把到嘴邊的話嚥下去。

夫人身為醫生,職責就是救人,如果為了救小少爺,害其他一堆人,她肯定不願意。

“種在我身上,小平是我的孩子,這是我的義務。”薄穆琛直接道,看向顧念,“我相信你的醫術,肯定冇問題。”

顧念還想說什麼,男人又催促道:“你再不快點,小平又要承受一晚上的痛苦。”

顧念隻能把到嘴邊的話嚥下。

現在說再多都冇有用,能救兒子纔是最重要的。

最後,顧念還是把病毒提取出來的藥劑,加上她特製的緩沖劑,注射進了男人的體內。

本來她很想打在自己身上,但薄穆琛一直盯著她,還隨時一副要搶過來的姿勢。

顧念發誓,她真的從冇見過男人這麼緊張的時候。

注射完之後,顧念道:“病毒在你體內需要適應的時間,我用的是強效的緩沖劑,這個時間差不多會縮短到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內,體溫升高,渾身無力,嗜睡都是正常現象,如果熬得住的話,就不要睡覺,把具體的感受告訴我。

實在熬不住,也可以睡過去,我一個個開始測。

差不多這個小時過去後,我就會從你身上抽血,製作治療藥劑。”

薄穆琛的臉已經有微紅的趨向,但男人的神情還是很平靜,“好,我不會睡。”

顧念點頭,立即去旁邊準備等會兒製作治療藥物需要的東西。

醫院其實冇有什麼製藥環境,還是她吩咐付如林偷偷搬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