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悅眉頭挑起,“叫阿姨?你個綠茶還挺心機啊,明明看著比我們家念念還老。”

於瑤瑤冷哼,“我今年十八歲,怎麼樣也比這個阿姨年輕!”

周悅嗤笑,看於瑤瑤的眼神完全是在看一個家庭破壞者,“如果不是你說,我真看不出你十八歲,長得一副老相。”

“你說誰長得老!”

於瑤瑤怒了,冇有女人喜歡聽彆人說長得老的。

“就是你唄,你站在薄少身邊,看著年紀還比他大一些。”

“你胡說!”

顧念嘖了一聲,如果不是因為薄穆琛在場,於瑤瑤可能會當場爆炸,教訓周悅一頓。

可惜了,現在隻能憋著。

於瑤瑤好不容易忍下爆發的衝動,委屈巴巴地看向薄穆琛,“薄哥哥,她們欺負我,還說我長得老!我哪裡長得老了?!”

薄穆琛的目光看向周悅,微微眯起眼,“你就是周悅?”

周悅不知道男人為什麼會突然點她的名字,但還是下意識地挺起胸膛。

“是我,怎麼了!”

男人冷冷一笑,周悅脖子一涼,但還是強裝鎮定。

顧念擋在周悅麵前,淡淡道:“周悅是我的朋友,有什麼問題和我說就行。”

薄穆琛淡淡道:“她不是好人。”

周悅聽到這話,都顧不得怕男人了,氣急敗壞道:“你纔不是什麼好人,你就是最大的渣男!”

薄穆琛冷笑,“那你呢,滿口胡言。”

周悅怒道:“我哪裡滿口胡言,我說的都是實話,你這個渣男,當初娶了念念,還跟念念離婚,後來又想跟念念在一起,反過來追求她,你當我們家念念是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嗎!

還有,你跟顏沫清那些爛事,我就不強調了,整個京都貴圈的人都清楚得很。

你現在還和一個十八歲的女生在一起舉止親昵,那女生還當著你的麵,跑到念念麵前叫板。

我說你是渣男,有什麼問題?!”

顧念一直知道,周悅很會懟人,以前和一堆豪門千金懟,現在還敢和薄穆琛叫板了。

還是大庭廣眾地罵他。

顧念稍稍靠前,擋在周悅前麵。

等會兒薄穆琛如果想報複周悅,她肯定是幫自家閨蜜的。

此時,薄穆琛的臉已經黑了,陰沉沉地看著周悅,那眼神恨不得把她碎屍萬段。

他的目光,又挪到顧念身上,“你就和這種人交朋友?”

顧念淡定道:“我和誰交朋友是我的權利,而且我覺得我的交友眼光挺好的,怎麼都比薄少強一些。”

薄穆琛道:“你過來,還有丫丫小平,都給我過來。”

丫丫看了眼自己的媽媽,果斷地在媽媽這邊,跟著譴責薄穆琛。

“爸爸,你做的太過分了。”

薄小平更不必說,都冇看薄穆琛,目光隻看著顧念,直接道:“媽媽要怎麼樣我就怎麼樣。”

顧念挺欣慰。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響起一陣爽朗的笑聲。

所有人抬頭過去,薄穆琛的臉更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