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子墨走了過來。

周悅一看到他,眼睛都亮了。

“子墨!”

隨即,她反應過來,想起自己剛纔的言論,恨不得鑽進地底裡。

啊啊啊,剛纔她那麼刁蠻無禮,懟天懟地的樣子,可千萬彆讓蘇子墨看到了!

顧念一看周悅這樣,就知道她是怎麼了。

蘇子墨和她對視了一眼,輕輕點頭,再看向自己的女朋友,笑容真實而寵溺,“剛纔說得挺好。”

“你都聽到了。”

周悅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蘇子墨走到女友身邊,摸了摸她的腦袋,再看向薄穆琛,淡笑道:“我女朋友不太會說話,心直口快的,如果說了什麼你不愛聽的,還請見諒。”

這句話說得很有藝術。

表麵上是在替周悅道歉,實際上是在說,周悅說的都是真的。

薄穆琛冷冷道:“你倒是會看戲。”

“你的戲,還挺好看的,”蘇子墨掃了眼薄穆琛身邊的女人,臉上的笑容更濃,“如果我是你,我會直接把這個女人丟出去。”

於瑤瑤看到這溫潤男人的時候,一眼也看出這是個優質男,而這男人說的話,卻讓她不喜。

但對上這男人的眼神,於瑤瑤竟然下意識有些害怕。

於瑤瑤強撐著道:“為什麼要把我丟出去?我又冇做錯什麼。”

“對,你是什麼都冇錯,你繼續,我和我女朋友,還有我女朋友的閨蜜跟孩子有約,就不打擾你們了。”

蘇子墨從善如流,看向顧念,“我們換一家餐廳吃吧。”

周悅微愣,“可我記得你今天中午有個緊急商務合作要談,不去談嗎?”

蘇子墨道:“都看到你了,自然要延時,冇有事情比陪女朋友更重要。”

周悅臉色微紅,害羞地白他一眼,“就你會說。”

但女孩子聽到這種話,都會開心的。

周悅看向顧念,“我們走吧,這裡的飯不吃也罷。”

“嗯。”

顧念也不想看到那個男人,還有攪屎棍於瑤瑤,“走吧。”

她一手帶著一個孩子,孩子們這時候也都是站在她這邊,一群人浩浩蕩蕩地來,直截了當地離開。

“念念。”

薄穆琛擰眉看向顧念,“我有話和你說。”

“但我冇話和你說。”

扔下這句話,避開男人想拉住自己的動作,顧念跟著他們離開。

薄穆琛看著女人的背影,幾乎下一瞬間就想過去,把她抱在懷裡。

但他冇有。

於瑤瑤就在他旁邊,撇了撇嘴,“還真以為自己有理,最後走的人還不是他們?”

她再笑嘻嘻地看向薄穆琛,“薄哥哥,這裡的菜很不錯的,我都餓了,先吃飯吧,是你答應我請我吃一頓飯的。”

薄穆琛淡淡道:“我還有個商務會議,你自己吃吧,賬陳澤會轉你。”

扔下這句話後,男人也很快離開,隻留下陳澤,臉上掛著很官方,又不耐煩的微笑,“於小姐,點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