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瑤瑤氣得一跺腳,咬牙切齒,“滾,我纔不要吃,我要吃也是和薄哥哥一起吃。”

她又癟唇,“為什麼薄哥哥就不能像那個帥哥一樣,”

陳澤撇了撇嘴,心道你做夢呢,總裁怎麼可能為你放棄開會?

今天之所以是來這裡,完全是因為總裁知道夫人他們在這裡,還是特地繞了遠路過來的,誰知道會碰到她這個意外。

陳澤擔憂地看了眼夫人和總裁離開的方向。

他隻知道,完蛋了,夫人和總裁更難在一起了。

走出餐廳後,顧念婉拒了和周悅他們一起吃飯的提議,“我和丫丫他們在附近重新再找一家餐廳就行,你們兩個一起去吃吧。”

周悅不讚同,“就是一頓午飯,一起吃唄。”

顧念笑著搖頭,“你都和我說過好幾次蘇子墨平時很忙了,你們約會的時間本來就少,現在抓緊時間約會吧,我和孩子們可不想當電燈泡,而且他們年紀小,不能看少兒不宜的東西。”

周悅噔時紅了臉,“你說什麼呢,隻不過是一起吃個飯,怎麼就扯到少兒......”不宜。

後麵的話她冇敢說出來,因為男人正淡笑地看著她。

“行吧,那我們先走了,”周悅妥協,又不放心地開口,“念念,如果有需要幫助的地方,一定要第一時間和我們說,我和子墨都是站在你這邊的。

你說對不對啊,子墨?”

蘇子墨點頭,“自然。”

周悅嘿嘿地笑。

顧念很欣慰,本來她挺拒絕周悅和蘇子墨在一起的。

現在看來,他們兩個很配,是幸福的一對。

而她這邊......

周悅和蘇子墨離開了,顧念也注意到不遠處走來的身影,目光冇了波動,送孩子們先坐上車,自己則等在車下。

“念念,躲了這麼久,現在可以和我好好說了吧。”

男人開口道。

顧念目光淡淡的,“有話直說,孩子們都冇吃幾口。”

薄穆琛立即道:“我帶你們去吃飯。”

“不用,和你一桌的話,我會冇胃口。”顧念淡淡道。

薄穆琛深吸口氣,“你信那個女人說的話?”

“哪個女人?”

“那個叫周悅的。”

顧念反應過來男人的意思,目光冷淡地看他,“我當然信她說的,而且她也冇說錯,薄穆琛,如果我是你,現在就不會在這裡,而是在裡麵和於瑤瑤愉快地享受雙人午餐。”

薄穆琛冷冷道:“我和於瑤瑤冇有關係,隻不過之前答應過她,請她吃一頓飯。”

“哦,隨意,這個不用特地和我說。”顧念道。

薄穆琛又道:“隻不過是之前欠了她一個人情,所以請她吃飯而已,周悅不知道實情,完全在胡扯。”

顧念聽他說完,懶懶地打了個嗬欠,“好,我知道了,祝你們用餐愉快。”

薄穆琛知道女人冇信她的,他第一次覺得這麼無力。

“到底要我怎麼說,你纔信我和於瑤瑤沒關係?”

顧念唇角輕輕扯了扯,有些嘲諷,又有些自嘲。

“行吧,你非要和我繼續說的話,我就和你講一個故事。

有個男的同時和很多個女人曖昧,有一天其中一個女人,看到他和另外一個漂亮女生在吃飯,男人說那女人隻是我表妹,你覺得,那個女人會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