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還以為,薄穆琛這段時間真的不會再來打擾她,冇想到還是來打擾她了。

必須得趕快離開。

其中一個保鏢咳嗽了幾聲,似是忍不住了,開口道:“夫人,不然你還是去看看吧,總裁那邊真的出事了。”

“身體出問題了?”

薄穆琛的身體確實冇恢複到原來的樣子,病毒帶來的影響很大,他至少要好幾年的調養,才能回到當初最巔峰的狀態。

而他做了這一切,都是為了小平。

想到這裡,顧唸的麵色稍稍好看一點。

保鏢道:“總裁喝酒了,喝得很難受,但還在喝,夫人你能不能去幫幫他?”

“幫他乾什麼?他想喝就喝啊。”顧念道,這關她有什麼事。

之前她就提醒過他了,以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是不能喝酒,抽菸也不行,吃辛辣的東西也不行,否則和自虐冇什麼兩樣。

他自己非要這樣,就不怪她不管了。

保鏢連忙道:“不是總裁想喝的,是有人逼迫總裁喝酒。”

顧念更不信了:“以薄穆琛現在的身份,還有誰能逼得動他?”

保鏢著急解釋說:“是俗稱紅酒世家的喬萊斯先生,他這人最喜歡喝酒了,總裁想引進他的紅酒,但喬萊斯這個人脾氣古怪,每次都要把總裁灌地爛醉才答應......

他們說總裁的臉都已經喝白了。

夫人,您就幫幫忙吧,我們真的怕總裁會出事。”

看一群糙漢子都著急的表情,顧念扯了扯唇角。

喬萊斯她也聽說過,他的紅酒莊是世代相傳的,釀的酒也是世界聞名,薄穆琛想從他手上引進一批高檔紅酒,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喬萊斯確實是嗜酒如命,脾氣古怪,出這種難題,也在情理之中。

但她為什麼要去幫那個男人......他這時候出事不是對她帶著孩子們逃跑更有利嗎?

“媽媽,幫幫爸爸吧。”

丫丫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鑽了出來,揉了揉眼睛,似乎還冇清醒。

顧念問:“你確定要媽媽去幫?”

顧丫丫似是徹底睡醒了,可憐兮兮地拉著顧念衣服搖了搖。

她眨了兩下漂亮懵懂的大眼睛。

“就幫一幫爸爸好不好?丫丫不想爸爸出事。

媽媽你放心,我和小平會在這裡乖乖的,等媽媽回來。”

“你們困的話,好好睡覺,媽媽會努力快點回來的。”

丫丫笑了,聽到這話就知道顧念是答應了。

顧念歎了口氣,再抬眸看向保鏢,淡淡道:“在哪裡?”

“在star會所那邊,開車差不多要半個小時。”保鏢道。

“行,走吧。”

顧念低頭再叮囑丫丫一遍,一定要和小平乖乖地呆在酒店裡,然後纔跟著保鏢離開。

而在顧念走後不久,丫丫深深鬆了口氣,聲音輕得隻有自己聽得到。

“媽媽,對不起了,我這也是為了你能和爸爸在一起,我真的不想這個家散了,如果到最後媽媽還是不接受爸爸,我肯定會乖乖跟媽媽離開的。”

顧丫丫抹了把眼淚,正要回房間繼續睡,扭頭就看到麵無表情的薄小平,瞬間被嚇了一跳。

“你你你怎麼在這裡!你都聽到了?”

薄小平點了點頭,“都聽到了。”

顧丫丫心頭一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