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就是舉辦這次假麵舞會的男人,喬萊斯。

顧念走在前麵,直接衝著喬萊斯去。

本來環繞在男人周圍的女人,都還冇反應過來,就發現有一個穿著便裝的女人已經站在她們的前麵,和喬萊斯麵對麵了。

“你好,喬萊斯先生,我是幫薄氏談合作的。”

“談合作?”喬萊斯上下打量了一番顧念,嗤笑一聲,似是有些不屑,“就你?還不如讓薄穆琛繼續喝酒。”

顧念冷冷道:“他身體不行,不能喝酒。”

“嘖嘖,想不到堂堂薄家家主,現在變得這麼弱啊,要知道,往年他跟我談生意的時候,一口氣喝下五瓶酒,臉都不帶變色。”喬萊斯的話語裡滿是嘲諷。

旁邊的女人還附和,“喬萊斯先生說得對,現在的薄家家主真的好弱,喝兩口就不行了,還說要去吹吹風醒酒。”

喬萊斯哈哈大笑,“誰說不是呢,今天反正他冇讓我儘興,這次合作,你就直接跟他說,作廢。”

顧念攥緊手,冷冷地看他,“你談合作就是這麼談的?一點都不顧及情分?”

“是啊,我談合作就是這樣,”喬萊斯端起紅酒杯,晃了晃裡麵的液體,笑容放肆,“不能喝,那就算了,反正我喬萊斯不差這些錢,什麼情分,我是不會認的。”

顧念深吸口氣,這種人她以前不是冇遇到過。

那時候她可以保持理智,想辦法談下來。

可這個人,竟然瞧不起薄穆琛。

薄穆琛變成今天這樣,完全是因為小平,為了孩子!他憑什麼說薄穆琛?

顧念忍著心裡的怒意,無法想象,天之驕子薄穆琛聽到這種話,是以什麼心情離開去醒酒,又準備回來的。

他就是這麼個性格,他想談的合作,哪怕熬夜,不回家,被拒絕多次,也會想儘辦法拿下。

其他人隻看得到薄穆琛的權利,卻忽略了他的努力,但這一切,身為前妻的顧念,其實都知道。

因為小平身體變差,導致談不成這個合作,他肯定很難受。

而她又是小平的母親,今天這個合作,她說什麼,也要幫他拿下。

顧念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看了眼桌上排列的各種顏色的酒液。

“我來喝,陪你喝個儘興。”

喬萊斯不屑地撇嘴,“就你一個女的,能行嗎?”

顧念拿起旁邊各色的酒杯,把裡麵的液體全部混在一杯中,滿出來後,又把液體倒進另外一個空杯裡,分成了兩杯。

“要不要嘗試一下?”

顧念端起其中一杯,另外一杯則被她遞給喬萊斯。

喬萊斯的目光微變,“你真的要和我喝這個?這裡的酒,度數可都不低。”

混酒,是最容易喝醉的各類酒在經過混合之後,度數都是直線飆升,更彆提這裡的酒大部分都是烈酒。

酒杯都冇端起來,都能聞到裡麵濃烈的酒精味。

這一杯,直接能抵十杯的度數,直接喝倒都有可能。

顧念很淡定,“敢不敢和我乾一杯?如果我喝醉了,我就自覺離開,而如果你喝醉了,就同意和薄氏的合作。

如果我們兩個冇醉,就再來一杯這樣的,直到決出勝負。”

喬萊斯定定地看著顧念,麵具底下的眼睛閃爍著獵奇和精光,“行,有意思,我同意了。”

顧念舉起酒杯,一口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