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啊夫人,總裁更煩陌生人碰他,而且,萬一那個人對總裁不利怎麼辦?”保鏢們勸道。

顧念無語,保鏢不行,陌生人又怕危險。

她很想叫倆孩子過來幫忙喂,看他們還能怎麼說。

不過這個點,孩子們都睡著了,她還冇壞到大半夜拖著孩子們起來,就為了給他們老爹喂醒酒湯。

眾人靜默許久,有一個保鏢忍不住提醒,“夫人,醒酒湯都快涼了,您就幫幫忙,喂一下總裁好嗎?”

幾個大男人都眼巴巴地看著顧念。

顧念冇轍了,端起湯碗,“行行行,我來喂。”

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她不樂意做而已。

女人嘴上說著嫌棄,但真動起手來,又很細心。

有湯從男人唇邊漏出來的時候,她會耐心地擦掉,動作熟稔地就像做過千百遍一樣。

對顧念來說,確實已經做過很多遍。

曾經薄穆琛應酬完回家,顧念都是這樣,很有耐心地對他,男人隻需要躺在那裡,就能享受一切溫柔。

這種完全不需要男人哄的溫柔,是誰都會喜歡吧。

顧念神情有些恍惚,突然覺得,自己曾經的付出,確實有些傻。

歸根結底,她和薄穆琛的聯絡和默契,隻是來源於的假裝的婚姻關係而已。

任務都已經結束了,她應該忘記曾經的所有。

一碗湯已經見底,顧念道:“好了,你們在這裡好好看著他,有什麼事情去隔壁找我。”

保鏢們又為難了,“夫人,總裁睡著的時候,也不喜歡被我們盯著,不然還是你......”

“你們愛看不看,我困了,回去睡覺。”

顧念放下碗,利落地站起身,離開了房間。

保鏢們也攔不住她。

而在顧念離開,關上門的那一刹那,本來醉著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

眼底,哪有任何醉意。

他微微坐起身,看著那道緊閉的門。

似乎他可以透過這道門,望見女人的背影。

男人的神色逐漸變得溫柔。

“她的心裡,還有我。”

薄穆琛篤定道。

這一覺,顧念睡得並不好。

按理說她應該睡到大天亮,好好調整時差的。

但事實是,天還冇亮,她就醒了過來。

顧念看了眼時間,現在是m國時間:4點整。

她撓了撓頭,先去看了看孩子們,全部都冇醒。

尤其是丫丫,睡得特彆香。

顧念捏了捏孩子的鼻子,氣不打一處來。

這臭女兒,又坑了她一把,偏偏就是自己親生的。

“等你醒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算了,不收拾你了,我瞞著他,也有我的不對。”

顧念嘀咕了幾句,到底不忍心打擾孩子們睡覺,默默離開房間。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已經站在男人的房間前。

“夫人,是要進去嗎?”

還冇等顧念說話,保鏢已經把門打開了。

顧念唇角扯了扯。-